《我的僕從都很逆天》[我的僕從都很逆天] - 第1章 殺不死的小男孩

神權皇朝南域,柳王城,青山鎮。

一條人聲鼎沸的大街上。

一個約莫六歲的小男孩正略帶惶恐的眼神打量着這個世界。

小男孩不知道自己是誰。

不知道自己來自哪裡,又為何出現在這裡,以前的記憶一片空白。

看着周圍熱鬧大街,幾乎所有人都用不懷好意的眼神打量自己,他不由得心中慌亂。

他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他原來的世界。

小男孩慢慢退到了牆角,似是想要尋找一點安全感。

直到沒人再盯着他,他才放鬆下來。

”咕咕 ”

忽地,男孩肚子一陣叫喚,極度的不適感讓男孩微微皺眉。

”好餓! ”

看着大街上叫賣的小食攤不少,似是本能,男孩順着美味的香氣找到了一個包子攤。

聞着香氣撲鼻的肉包子,小男孩忍不住的吞咽口水。

小攤老闆是個絡腮鬍壯漢,裸露上身,面帶兇相,看着不像是心善的主。

老闆看着攤前站着的小屁孩,眉頭一挑。

衣服乾淨,但掩蓋不住的底層氣息。

四周瞧了瞧,沒有大人。

老闆頓時,眼中閃過一抹意味深長。

老闆沒有立即驅趕,反而是面露和善,客氣問道:

”小孩,要買點什麼? ”

小心駛得萬年船,在青山鎮,所有人的出行準則:哪怕一條狗,也要先弄清楚背景。

老闆似乎深諳此道,沒有對做出出格舉動。

”叔叔,我暫時沒錢,但我肚子好餓,能不能先施捨我兩個包子,吃飽後,我可以給您做幫工,抵消包子錢。 ”

小孩眼中真誠,也懂得不能白拿的道理,雖然他還小,但也可以做點事。

”哦? ”老闆眉頭一挑。

”你家人呢? ”

”家人?我不懂,我好像沒家人! ”

小男孩好像不知道家人事什麼概念,神色迷茫。

老闆聞言,大嘴頓時咧開,眼中笑意更濃。

正當小男孩以為眼前這位笑眯眯的阿叔會給他點吃的時候,老闆頓時臉色變得陰狠。

”啪! ”

一隻碩大的巴掌直接落在了小男孩嬌小的臉上,頓時臉頰變得血紅。

”沒錢?沒錢就給我滾一邊去,別妨礙老子做生意,大清早的碰到個餓死鬼,真是晦氣。 ”

小男孩被他重重的一巴掌打懵了,當反應過來後,極度的委屈和驚恐湧上心頭。

眼裡滿是淚花,他想哭出聲,但他不敢,他怕,他怕再次挨打。

「還不滾?」老闆又惡狠狠的瞪了小男孩一眼。

小男孩倉皇的逃離了這裡。

見此情景,老闆得意的笑了笑。

捂着已經紅腫的臉頰,躲到了街尾的牆角,瑟瑟發抖地蹲坐在那裡,他輕輕撫弄着自己受傷的臉頰。

「嘶!」鑽心的疼痛,小男孩被巨大痛感刺激淚眼汪汪。

之後,他就一直坐在那裡,捂着紅腫的臉頰,就像一隻舔舐傷口的小狗,委屈無助。

最終,小男孩還是因為太過疼痛,慢慢暈了過去。

時間來到第二天,小男孩在迷迷糊糊中醒了過來。

他不自覺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發現已經消腫,也不痛了,頓時又開心了起來。

臉上泛起了天真的笑容。

小孩的世界,似乎是不容易留下煩惱的。

但他實在太餓了,他緊緊遠處那白花花的包子,肚子又一陣咕咕的叫。

小男孩艱難的爬連起來,他不敢在去包子攤施捨,只能順着大街往前走。

希望能找到個好心人,能給口吃的。

小男孩兜兜轉轉,去了很多家美食店,但沒有一個人肯施捨給他,反而遭到了許多威脅和恐嚇。

甚至有一家,同包子攤老闆一樣,面色陰冷,一言不合直接上手,給了小男孩一巴掌。

巴掌轟鳴,讓小男孩差點失了聰。

此時的小男孩嘴角帶血,眼中滿是迷茫和痛苦。

他慌亂中跑到了大街上,身子跌跌撞撞,好幾次差點摔倒。

他把整條街都走遍了,都沒找到一口吃的,這裡的人,眼中都是戲弄與兇狠。

他終於不敢再靠近那些人,只得在大街上小心翼翼的走着。

餓!

很餓!

他本想去翻垃圾堆找點吃的,然而,這大街上連一點殘羹剩飯的垃圾堆都沒有。

小男孩無助的繼續在大街晃蕩着。

他現在好怕,眼中滿是酸楚。

他感覺自己快死了。

”讓開,讓開,王府出行,不想死的通通讓開。 ”

就在這時,一道囂張的聲音響起,周圍人聞言頓時驚恐的向兩邊避讓。

所有人見狀,臉色俱變。

”是王府郡主的車攆,快退,快退。 ”

”又是那頭雷角獸,快特么給我讓開,我不想被電死。 ”

雷角獸形似馬,卻如麒麟神俊,四蹄生電,頭上的雷角電弧肆虐,威勢凜然,令人膽寒。

這王府出行的隊伍,雷角獸拉攆,十個入道之上的城衛護駕,端的是氣派,可怕。

青山鎮最近內城,是內城出行必經的一個單位小鎮。

每當內城大人物出行,這青山鎮大街的行人無不驚恐避讓,只有坐在店中的人,能落得看熱鬧。

”這刁蠻郡主,又出來尋樂了,上次那幾個倒霉蛋的骨灰還沒揮散呢。 ”有人陰陰一笑,玩味道。

郡主是柳王嫡女,時常出行城外每次都聲勢浩大,盡顯囂張。

有人看不慣,但卻無可奈何。

柳王就是柳王城的天,誰敢撩撥鬍鬚,除非不想活了。

”小聲點,不要命了? ”旁人出聲提醒,但眼中看戲的味道也不少。

眾人說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