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僕從都很逆天》[我的僕從都很逆天] - 第10章 柳王的絕望時刻

「小野種,趁我不在,屠我王城,殺我族人,我要把你的骨頭一寸寸碾碎。」

柳擎天不再廢話, 直接出手。

王權霸道之意爆發,蛟龍袍簌簌作響,王權法相從柳擎天身後跨出,三道遮天巨輪在王權法相身後浮現。

一輪紅色,擁有天賦技能的道輪,堪比天級技能。

二輪橙色,正是印刻一門着地級人創級的道輪,劍影肆虐。

三輪深紅色,此時,這尊道輪周遭正浮現無數緊閉的眼睛。

三道輪瘋狂旋轉,如流瀑噴涌。

一輪紅光不停閃爍,道輪上浮現無數拳影,隨之,可怕的力量灌注王權法相雙拳,巨拳如陽,瞬間來到江塵面前,百丈之軀,如泰山壓頂,遮天蔽日。

那霸道之拳,桀驁之拳,殺人之拳,山嶺一般的拳頭無情打來。

「轟,轟,轟。」拳風如雷。

只見那如小山般的巨拳撕裂了虛空之風,帶着一股剛烈,勢要把奇種砸成稀爛。

然而,江塵面對這一拳,面無表情。

「你要是能拿得了,儘管拿去。」江塵淡淡道。

這霸道的一拳在他眼中慢如蝸牛,想躲過輕而易舉。

但他依舊站在那裡。

當巨拳離他還有一臂距離時,他伸出了一根食指。

柳擎天面露狠辣。

「狂妄,給我去死!」

「轟!」

道輪震蕩,力量狂涌,百丈王權法相蘊含霸道的拳頭終於與江塵的手指碰撞。

空間轟鳴,風雲盡散。

但預想中的畫面沒有出現,奇種沒被砸成爛泥,甚至連身子都未後退半分。

最可怕的是,山嶺般的巨拳在渺小的手指面前,竟無法再前進分毫,死死的被那根如神兵一般的手指抵住。

柳擎天心中大驚,不敢置信,當下不再有半分小覷,心底也真正警惕起來。

同時他也很納悶,一個沒有道意的廢物,是如何擋住他的攻擊?

「先等等,別急着打,有個問題想問問你。」

江塵吹了吹手指上的白煙,神色淡漠。

柳擎天皺眉,居高臨下的道:「你有什麼資格跟我這麼說話?」

兩人對視良久,最終還是柳擎天再次開口,淡淡道:「你自裁吧,我興許還能留你全屍。」

江塵聞言笑了笑,自顧說道:「自裁,也不是不行,先回答我的問題。」

柳擎天知道江塵在跟他打馬虎眼,當即冷哼一聲。

「你們為何挖去我的心?」

「為何?哈哈。」柳擎天仰頭大笑。

「一個螻蟻,還敢質問我?哼,也罷,看在體質果子的份上,我便讓你死個明白。」

「從你被那些賤民分屍時起,我就知道你的體質不俗。」

「經過我的觀察發現,你的體質就是傳說中的不死神王體。」

「本來我是想趁着先機,挖出來自己使用,但奈何你這個廢物竟然是不成熟的體質。」

「還好我在一本古籍上見過催熟的方法。」

「那就是不斷的殺,活一次就殺一次,殺的次數越多,死氣越重,不死神王體就越早成熟。」

「果然,短短十年的時間,你就被那幫賤民催熟了。」

「當得知你成熟那一刻,我很開心。」

「終於可以摘果子了,只要你的不死神王體,結合我的王權霸道,絕對能誕生一個全新的道,到那時,我也能傲立蒼生之巔。」

江塵靜靜的看着他,說道:

「但你沒得到對吧,送走了?送哪去了?」

「哼,要不是那些狗東西走漏了風聲,我豈會失去機會。」

「聽你這語氣,你還想拿回來?哈哈,我告訴你,不可能,我把你的心臟獻給了皇朝的大人物,你這卑微的螻蟻,一輩子都別想拿回來了。」

「而且,皇朝的那位大人已經趕回朝中,你的心臟,馬上就會被使用,到那時,你就算是拿回來也沒有用了,被剝奪的神體只能嫁接一次,再次剝奪,就會失去神性,成為廢物。」

江塵淡淡的看着得意的柳擎天,幽幽道:「搶別人東西,你很得意?」

「得意?哈哈,難道不該嗎,大道之路,遍地屍骸,弱肉強食,我比你強,你的東西,我想拿就拿,包括你的命。」

「再說了,這種體質留在你身上就是浪費,還不如給我,這東西,對我來說用處更大。」

「好,說得很好,哈哈。」

江塵手持無極棍往地上一杵,頓時恐怖的毀滅氣息轟然爆發,黑髮飛舞,似在恣意狂怒。

柳擎天眉頭一皺,這螻蟻居然還想挑釁道王威嚴?

「柳擎天,你看到那已經死絕的凡人了嗎?看到你那些已經如死狗一般的手下了嗎?看到你那已經瘋癲的女兒了嗎?告訴你,你的下場會比他們更慘!」

「大言不慚,仗着一根棍子就敢跟我叫板?」柳擎天怒目,百丈法相怒目,道輪震蕩。

「你能控制道君以下的人,卻控制不了我,我乃天地道之王者,你那邪術對我無用。」

柳擎天斷定那控制人的術法僅限於控制道君以下,不然戰鬥開始之際,他早就被控制了。

江塵冷笑,幽寒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柳擎天。

囚魂術威力的極限在什麼層次他不清楚,但控制一個道王是絕對可行的。

但他不想,他要讓柳擎天慢慢陷入絕望。

「那就試試吧,想取我的命,就拿出點本事來。」江塵單手握住無極棍,遙指柳擎天。

被螻蟻挑釁,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