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僕從都很逆天》[我的僕從都很逆天] - 第5章 蘇醒

沒錯,柳王之所以算計小男孩十年,就是為了這傳說中的逆天王體。

柳擎天是一尊三輪道王,也是從底層經歷了地獄生死才爬到這個高度,見多識廣,知道一些上層修鍊界的秘密。

普通人人生來凡體,一生只能靠領悟道意獲得力量的蛻變,過程漫長且艱辛。

但有一種東西,卻可以讓人修鍊一日千里,高歌猛進。

那就是逆天體質。

體質是在原有的感悟天賦之上再進行修鍊天賦的疊加。

並且擁有可怕的特殊能力。

體質越強,對道的感悟與修鍊就越加恐怖,特殊能力就越強大。

有人天生為王,那些被上天眷顧的人,一出生就擁有逆天體質。

自從柳王第一次見到小男孩,他就知道,小男孩擁有傳說的體質。

而且有很大的可能性是不死神王體。

這是他偶然在一本禁忌古籍中見過的。

這讓他興奮到癲狂。

他要得到,必須要得到。

體質是可以剝奪嫁接的。

如果這神王體被他所得,那將是逆天的氣運。

他激動得要發瘋。

但十年前的神王體很顯然沒有成熟。

因為小男孩無法做到瞬間復活。

為了迫切得到小男孩身上的不死王體,他按照古籍上催熟不死神王體的方法,對小男孩進行了長達十年的虐殺。

十年,對於有着千年壽元的道王來說,不久。

如今,他將如願以償。

「只要拿到奇種的不死王體,哪怕不能自己用,我也能憑藉這神物獲得進入皇城的資格,平步青雲。」

柳擎天不想自己用嗎?

想,但就怕有命拿,沒命用。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柳擎天站在小男孩那破碎的屍體前。

靜靜的看着,似乎在等待。

此時此刻,全城人都沒人敢大聲說話,甚至都不敢大聲呼吸。

就這樣,時間終於到了。

在眾人的眼皮底下,小男孩那殘破的身軀開始慢慢化作碎影,隨即迅速的匯聚在一起。

小男孩重新站立在那裡,眼神痴傻,嘴角不自覺的傻笑。

「噗嗤。」

就在小男孩復活的那一瞬間。

柳擎天右手如刀,直接**小男孩心口。

「啊!」小男孩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響起,刺破蒼穹。

他痛苦的想要伸手去抵抗柳擎天的那隻血手,他推搡着,他掙扎着,然而他無法撼動,最終只能無力垂下。

「刺啦!」

隨着一陣血雨噴洒,柳擎天從小男孩心口處掏出了一個還在跳動的心臟。

那顆心臟,是血紅的,紅得發紫,還泛着點點金光。

「砰砰!」

心臟的聲音在所有人耳邊響徹。

而且越來越大聲,並且伴隨着一股衝天的血柱,猛然從心臟內升起,徑直轟擊在兩層大陣上,一時間震得這個柳王城都顫抖了幾下。

幾秒鐘後,顫抖停止。

但心臟跳動的聲音,響徹整個柳王城。

這股震蕩的力量衝擊虛空,竟產生了一陣陣可怕的空間波紋。

道意,那是純粹的道意。

傳說中的體質自帶恐怖的道意。

此時,所有人都看見了柳王挖出的奇種的心臟。

那心臟是血金色的。

沒人知道那泛着金色幽光的心臟到底有什麼用。

但沒人懷疑,那東西肯定是個逆天之物。

修為低下的道修無法抵抗這恐怖的威壓,很多人都七竅流血了,奮力的運起道力抵抗。

反而是普通人沒有任何影響,因為他們沒入道。

「這就是不死神王體的核心啊,果然不凡,這股力量實在令人着迷。」

柳擎天眼中冒着神光,臉上滿是陶醉的神色。

小男孩無力躺倒在地。

無聲的嗚咽着,嘴裏淌着鮮血,兩眼逐漸灰白。

柳擎天用道王之力把奇種心臟封住,那股衝天的氣息方才停止,震天的心跳聲音也消失了。

柳擎天小心翼翼的放進了一個錦繡盒子,然後托在手中。

隨即轉身對柳凝兒道:「凝兒,過來把他的血抽干,雖然把核心拿了出來,但這一身血也是好東西。」

「真正的不死神王體我們是無福消受了,但這血可不能浪費了,說不定能提取出一滴精血,也能讓家族的王權霸道,多一絲不死的力量。」

柳王府的眾人聞言,雙眼不由一亮。

所有嫡系子弟臉上或多或少都泛起了笑意。

「我要把這新鮮的果子拿去給城外的大人,免得讓他老人家久等,你掌控好大陣,先取血,然後處理掉屍體。等我回來。」

「父王,剛得到情報,那鬼王和天王正帶人在城外蹲守,目的肯定就是我們手裡的奇物。圖謀之心已經很明顯,還望父王小心為上,奇物絕對不能落入他們手裡。」

「放心,這可關係到我們家族命脈,我會謹慎的,一出城我就全力趕往那位大人的所在之處,不跟他們對上,只要把東西送到,那些人還敢出手,絕對有死無生。」

說完,柳擎天就飛身而起,往城外掠去。

柳凝兒目送自己父王離去後,低眉看着地上已經瀕死的小男孩,嘴角泛起一抹絕美的笑容。

她淌過血泊,來到小男孩近前幽幽說道:「小子,你真是我們柳家的福星啊,當年能碰到你,也許就是上天的恩賜,為了感謝你的饋贈,我幫你徹底了解吧,抽干你的血後,讓你徹底死無全屍,這樣,就不會再有人殺你了,哈哈。」

說完,柳凝兒便放聲大笑起來,囂張的聲音響徹青山鎮上空。

被掏了心的小男孩還沒死去。

在所有人無情的目光中,痛苦的哼哧着。

吐着血沫,抽搐着身體。

城主府的人拿出了抽血的器具,插入小男孩的血管,那冒着猩紅血光的容器,甚是刺眼。

奇種的血也帶有金色光芒,絕對是寶物。

十大家族眼紅了,他們覺得這血肯定也不簡單。

但他們不敢輕舉妄動,頭頂上還懸着一套殺陣呢。

只能忍住心中的悸動,老老實實在後面看着。

就這樣持續了半個時辰。

柳王府的人快把小男孩的血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