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僕從都很逆天》[我的僕從都很逆天] - 第6章 開始,屠殺

江塵的不滅魂可謂雄渾無比,直接覆蓋足有abc 萬人口的柳王城,將躲在王城角落裡的所有入道以上修士全部施加囚魂術,打上奴役印記。

念頭一動,道君浮空,道師四散,開輪,浮相全都趕往各大城鎮。

此時此刻,每個道境都如他手中的提線木偶。

每個人都迅捷無比,根本無法違抗。

「怎麼回事兒啊,王城裡的大人,怎麼還不把奇種殺了,我好不容易從楊鎮那邊趕過來,還想再看幾遍呢。」此時還有人瘋狂的叫囂着。

「就是啊,聽說今天舉行什麼盛宴,真希望大人們要多宰奇種幾次,那樣才助興呢。」也有人哈哈大笑。

遠處,不少凡人看到所有的大修士四散而去,都以為盛會要開始了,紛紛怒喝,一副歡騰的畫面。

江塵白色的瞳孔掃視着這一切,嘴裏發著癲狂的笑聲。

「所有入道以上的狗,開始咬人,記住,慢慢殺。」

江塵在虛空一抓,無盡棍現,大小隨意,瞬間化作細如碗口,長約十丈的金光長棍。

無極棍通體紫金,無數如碎裂的紋路遍布其上,似有無數暴虐的氣息遊離其中,兩端為龍首,棍身上還印刻着無極二字,古樸中帶有華美精緻。

江塵很滿意無極棍的模樣,單手一握,毀滅的氣息如潮水般震蕩虛空。

江塵周身力量震蕩,一股似遠古魔頭的瘋狂氣勢赫然爆發。腳踏大地,一個猛衝來到凡人群中,將氣息控制在周身三丈,簌簌作響,瞬間震死數十人,如灰燼消散。

隨即一棍橫掃。

「砰砰砰。」

方圓十丈內,有近百人頭顱炸裂,畫面如西瓜被敲碎時噴洒。

鮮血如紅花飄散,肆意的濺在虛空。

「哄!」頃刻間,所有的凡人都不淡定了,奇種居然發狂了,力量在肆虐,鮮血已經飆到他們臉上了。

「媽的,怎麼回事?」有人不明所以,還大罵起來。

「死人了,快跑啊,奇種發狂了。」

「該死,怎麼會這樣?奇種怎麼會瘋狂?」

這是奇種十年來第一次發狂,一時間,竟有很多人沒反應過來。

奇種不是不會反抗嗎?奇種不是玩物嗎?奇種不是傻子嗎?

他怎麼會反抗?

他怎麼敢反抗?

還有那麼多內城的入道強者在這裡啊。

對了,入道強者呢?

「砰砰砰!」

又是一棍橫掃,十丈內的凡人如螻蟻般被敲成了肉泥。

「啊,快跑啊!」

「快去找入道者大人們,說奇種瘋了,讓他們保護我們。」

所有人都是同一個共識,去找城內的守護者,那些平時他們仰望的存在。

跑,所有人都在往四周跑去。

然而,沒多久後他們發現,所有的入道強者也都瘋了。

正在肆意屠殺。

屠殺所有小鎮上的人。

往日他們巴不得瞻仰的鬼道強者,此時正喚出五十丈高大的鬼奴,如泰山般的身軀,無情的對着他們踩踏,撕咬,吞食。

那謙謙君子般的道君人物,此時也傲然凌空,手持百米巨劍,正瘋狂的揮砍,肆意屠殺,眨眼間,就有無數人化作碎末。

惶恐的凡人啊,想跑出城去,然而,他們跑到外城大門後發現,防禦大陣已經把王城與外界隔離,除非有皇道強者打破大陣,否則,所有大陣中的人無法逃跑。

絕望中,一個個凡人被腰斬,被滅魂,被碾碎。

曾經那些用在江塵身上的死法,現在全部又在這些柳王城的凡人身上再現。

亂,很亂,無數哀嚎,凄厲的死亡聲音遍布四方。

江塵很滿意這一切,隨手一棍砸下,把內城門轟碎,同時砸死無數的凡人。

再一個縱躍,江塵來到曾經那個包子鋪,那個第一次打他的老闆見到江塵的時候,頓時哀嚎起來。

「求求你,不,不要!」包子攤老闆搖晃着腦袋,絕望的向江塵求饒。

此時他被江塵恐怖的囚魂術禁錮在原地,腳下生根,動彈不得半分。

江塵看着他,淡淡道:「對,對,就是這個眼神,就是這個表情,那時的我,就是這麼求你的。」

下一秒,江塵將無極棍杵在地上,突然抓住他的脖子,抓住他的頭髮,狠狠一扯,頭皮直接撕裂,鮮血淋淋的噴洒在地上。

包子老闆哪受到過這種痛苦,頓時慘叫連連,凄厲無比。

這一聲如來自地獄一般的哀嚎,一下子就刺激了周圍周圍奔逃的武夫,更加膽寒,一秒鐘都不敢停留。

可怕,太可怕。

隨後,包子老闆又被江塵一巴掌扇在了臉上,沒有絲毫留情。

接着,一掌又一掌。

那老闆半邊臉都被打爛。

至此,包子老闆徹底無力掙扎,半死不活的被江塵甩在地上。

「咳咳」

鮮血順着嘴角淌下,眼神漸漸灰暗,他終於嘗到死亡的滋味了。

江塵走到包子攤前,慢慢拿起籠屜里的一個肉包子,狠狠的咬了一口。

「終於,吃到了!」江塵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沉醉於包子的美味中。

下一秒。

江塵睜眼,一躍而起,隨即猛然下墜。

「噗!」

一腳,把包子攤老闆的頭顱踩了個稀碎。

把屍體踢到一邊,江塵站在青山鎮這條長街上,眼神冷冽。

抽出無極棍,大小隨意,心中默念之下,無極棍急速變大,幾乎是眨眼間,無極棍化作直徑三米,長達百丈的擎天之柱。

無極棍,重十萬八千斤,又在江塵不滅金身力量的加持下,厚重之力扭曲虛空,直壓蒼穹。

「那是什麼?」

跑出一段距離的人,回頭看了一眼,頓時亡魂皆冒,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媽的,還不快跑。」

「跑啊。」

所有人大老遠就能看見那散發著毀滅氣息擎天巨柱,都嚇破了膽,都恨不得多長兩條腿,這樣也許能跑得更快點。

「哈啊。」江塵渺小的身子,稍微使勁,就把看着無比厚重的無極棍輕鬆舉起。

「給我消失。」

江塵雙手猛然一掄,自上而下,狠狠的砸在了他曾經染血的大街上。

頓時,烏雲消散,方圓百丈陷入真空,一股混沌亂流在肆虐。

但僅僅過去幾秒,空間再次恢復,但周遭已經徹底沒有活物,城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