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傻黑甜男友》[我的傻黑甜男友] - 《我的傻黑甜男友》第5章 15-16

15

考完試一周後,學校組織我們回校囑咐了一些事,臨走前還使喚我們去操場拔草。

小學畢業的時候我們操場還不是膠皮的,屬於沙子地,每年運動會都得拿白粉人工劃線的那種,所以操場邊邊就很容易生雜草。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我已經不怎麼關注陳鑫恆的事情了,反而對姜帥這個名字更加敏感。

有同學問我知不知道姜帥為什麼沒來,我下意識地說了「不知道,他來沒來關我什麼事」,然後慌得要死——我害怕別人把我倆聯繫起來。

但其實我知道他沒來的原因。

考完試後的兩天,我上QQ,突然一個彈窗上來,姜帥非拉着我開視頻。

我:「我沒有安攝像頭。」

姜帥:「那你就安上。」

我:「不會,也不想安。」

姜帥:「……好吧,那你開開,我只聽聲音可以吧。」

結果就是他那邊開了視頻,我這邊黑屏,但是音頻對話還是可以的。

他那邊的陳設不太像家裡。

我:「你那邊什麼情況。」

姜帥:「我……參加國標舞比賽……用的酒店的網…….」

那時WIFI沒有現在這麼穩定,基本上我聽清一句他卡兩句。偏偏還執意不讓我掛掉。

堅持20分鐘後我實在聽不下去,下了最後通牒,「我要掛了,實在太卡了。」

結果掛之前他最後一句倒是沒卡——「那你可別太想我了!」

呸,誰要想你!

16

拔完草的下午我們就出了成績,有些家長迫不及待地給老師打電話詢問,我媽也不免俗。

幾乎是超常發揮,我考了全校第一,318分。語文英語的總分100,數學總分是100加20分的附加題,而我只有語文作文扣了兩分,其他兩科都是滿分。

別說我媽了,就連林旭老師都帶着一絲驕傲感,成績下來後的那段日子,我就像是帶了一層金光濾鏡,人人見了都要誇上幾句,頗有些少年得志的自豪感。

為了讓每個初中的生源都差不多,從我們那屆開始按照規定要直接對接給相應的中學。

我們學校對接的是七中。

七中分優普班,按照慣例,每年七中都會在學生入學的時候重新考一次試,根據入學考試的情況再酌情安排優普班。

回校那天老師帶着我們去參觀四中,給每個人發了一張信息條,上面有入學考試的考場和考號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