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領域記》[我的世界:領域記] - 第2章 久別重逢

咚!的一聲悶響,伴隨着一聲慘叫,拾叄抱着頭緩緩的睜開雙眼。

看着眼前的景象讓他懷疑真實性,以至於眨了幾次眼睛以便確認虛實。

這是一片小樹林,但與之不同的是,這裡的場景都與《我的世界》十分相似。

不!可以說是一模一樣。土地表面由一塊塊草方塊鋪成,樹木主幹是5~6個原木,樹葉包裹在樹榦頂部。

這是遊戲中最經典的橡木樹,而拾叄掉落在一個大坑裏面,像是被自己砸的一樣。

「我不是在做夢吧」,拾叄懷疑似的從地下挖了一塊泥土。

居然真的生成了一塊泥土掉落物!拾叄此時才發現,自己也已經變成了一個方塊人。

頭部四肢都是稜角分明的方塊,經典的史蒂夫皮膚,雖然沒有手指但能拿得起掉落的土塊。

「一定是我玩多了在做夢!」拾叄走到橡樹邊上說:「反正在夢裡,能玩一會是一會。

想致富先擼樹」便伸手往樹榦錘去!

與遊戲不同的是,拾叄能明顯感覺到手的疼痛。

不過在經歷一番折騰之後,拾叄終於將6塊原木擼了下來。

將每塊原木分解為四塊木板,四塊木板拼接而成,合成了一塊工作台。

拾叄將它放在了地上,工作台是一塊正方體,最上面的一面有着『井』字樣。

將一面分成了9個小區域。拾叄將三塊木板放在了左上角,下面放上了兩根木棒。

只見一道白光從工作台上發出,光芒消失之後,一把木斧展現在工作台上方。

拾叄拿起木斧說:「這也太真實了吧。」隨即便向那一顆顆橡樹走去……

一棵,兩棵,三棵……

拾叄看了已經破舊不堪的木斧和背包里50多個原木嘀咕着:「快了..」

突然,在挖完手中的一個原木後,木斧發出如同敲擊在鋼管上面的聲音。

隨之木斧化為一股白色煙霧然後消失不見。

「沒耐久報廢了,木質工具真不耐用。」拾叄一邊說著一邊在工作台上擺出了一把『鎬子』的形狀

三塊木板放在工作台的上,左,右,兩個木棍放在下面,接着便做出了一把木鎬。

拾叄對準腳底,徑直往下挖去。

在挖完幾層泥土之後,便見到了淡灰色的石頭。

「這種徑直的挖礦方法很危險,因為你不知道下方是什麼情況,可能是岩漿,可能有怪物。」

就在拾叄自言自語嘀咕時,突然腳底一軟,拾叄感覺整個人瞬間在往下掉!

啪!的一聲,拾叄掉落到了底部。

這是一個天然的礦洞,不過還好並不是很高。

但拾叄現在才注意到,在自己頭頂上方居然有十顆愛心狀的紅心,已經有5顆變成了淡灰色。

「這是血條!為什麼夢裡能有這麼完善的系統?」拾叄似乎變得警惕了起來。

這個礦洞不大,但是似乎很長,前方漆黑的洞口根本看不到盡頭,而拾叄後方便是滾滾流淌的岩漿。

拾叄慶幸沒有掉到岩漿裏面。隨着岩漿的光照,這一段礦洞沒有怪物生成。

拾叄暗暗自喜,當然並不因為這,而是那角落裡鐵礦石。

拾叄將工作台放在一旁,再次合成了一把鎬子。

不過方塊用的是石頭,所以這次合成的是石鎬。

因為木鎬是無法挖取礦石的,硬挖的話只能破壞礦物。

拾叄用石鎬一次次敲打鐵礦石,隨着礦石一點點的開裂,許多碎渣掉落下來。

一塊粗鐵礦已經被挖了出來,接着是第二塊,第三塊……

整整6塊粗鐵礦,拾叄將8塊原石放在工作台上圍成一圈做成了一個熔爐。

由於沒有煤炭,拾叄將原木分成兩份分別放在熔爐上方和下方,下方原木充當燃料。

將上方原木燒成木炭,趁着燒炭的功夫,拾叄又將其餘看得到的鐵礦石挖了下來。

不一會,粗鐵礦已經被燒成鐵錠。

鐵錠除了像木頭石頭一樣做武器,還能合成盔甲。

但拾叄只有19個鐵錠,不足以合成整套盔甲。

所以做了一把鐵劍和一把鐵鎬,萬一碰到鑽石,有鐵鎬還能立馬挖,可能這是玩了多年《我的世界》的小習慣吧。

剩下的鐵錠拾叄利用工作台做了兩個桶,將岩漿裝了兩桶,接着便收拾東西按着原路返回。

拾叄正對自己掉下來的洞口,一邊跳一邊往自己腳下墊石塊。

不一會便墊了上來。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加上這裡是橡樹林,已經看不到太陽的光芒。

拾叄便燒了點木炭,加上木棍合成了幾隻火把。

忙活了一天,拾叄感覺到了飢餓,這讓他更加懷疑這個世界的真實性。

雖然看不到飢餓值,但他知道他必須得吃點東西了。

因為他那殘損的血量並沒有恢復,加上他已經沒力氣跑動了。

但天色已晚,拾叄將熔爐放在一旁,裏面燒着木炭,並在周圍插上些許火把,靠在熔爐旁。

他雖然知道,在這個遊戲中睡覺是需要床的,但他還是儘力嘗試讓自己入睡。

隨着天色逐漸的暗沉了下來,周圍的能見度越來越低。

拾叄被周圍火把和熔爐那昏黃的燈光照耀下似乎更加疲憊,且真實地讓他害怕。

閉上眼睛,一片片回憶浮出在腦海……

「嗖!」一種撕裂空氣般的聲音傳到拾叄耳邊,拾叄立馬起身,手裡緊握鐵劍。

這是一個近十年老玩家的反應。拾叄看着插在地上的箭矢,順着箭矢的末端望過去。

果然有一個白色的骷髏,被玩家稱作『小白』。整個身體只剩一副骨架,沒有任何器官,皮膚。

白色的骨頭裸露在外面,手裡拿着弓箭正對着拾叄!

就在小白射出第二發箭矢時,拾叄一個側身躲到了一棵橡樹後方。

拾叄知道,自己沒有任何護甲,沒有盾牌,要近身小白殺掉它並不容易。

雖然他曾經操作過,但是現在看着自己殘存的血條他並沒有冒險,何況現在自己跑不動了。

最保險的方法是利用一個掩體,可以無傷殺小白。

拾叄背靠着橡樹,臉上十分驚恐,並不只是因為小白。

而是他現在前方不遠處的三個殭屍,和兩隻苦力怕。

這些怪物都在夜間生成,殭屍可以說是敵對生物中最弱的,雙手僵直伸着,時不時發出「餓啊~」的聲音。

而相對於苦力怕更讓玩家頭疼,一種全身綠色腐爛的怪物。

雙眼跟嘴巴黑洞洞的,沒有手但有四隻腳爬行,走路基本沒有聲音。

也被叫做爬行者,見到玩家會靠近玩家,身體極速膨脹發出「嘶嘶嘶」的聲音然後自爆,小白玩家經常當場去世。

拾叄平靜了一會後,似乎沒有那麼驚恐了,因為他好像放棄抵抗了。

「這應該是夢吧,應該馬上就醒了……」拾叄緩緩閉上眼睛自言自語到。

「老胡!你不要命啦!趕緊過來!」一種熟悉的聲音從後方傳過來。

拾叄驚訝地探頭往後方看去,一個熟悉的方塊人正在與那隻小白廝殺,是管子!

管子用的是《我的世界》舊版皮膚包里的「鱷魚」皮膚,像是遊樂園裡穿了一套連體服的工作人員一樣,特別好區分。

「你還看你吖吶!還不過來!」管子叫到。此時拾叄回頭一看,苦力怕已經就在幾步之近了。

拾叄連忙跑到了管子身邊說:「為啥夢裡還有你啊?」

「別廢話了。」管子將十幾個熟牛排丟給了拾叄「趕緊吃飽了先離開這個鬼地方,樹太多了又這麼黑,根本不知道還有多少怪物。」

說罷,管子手裡換成了一把發著紫光的弩,使勁一拉,裝填好了一把箭矢在上面。

「我靠,還是附魔的,你這是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