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總載老婆》[我的總載老婆] - 第9章 我是過來參加面試的

不過,慌張的唐寅還沒走幾步,只見一道黑影閃過,不久便堵住了逃跑的唐寅。

「你想幹什麼?難道你想殺我?告訴你我可是血妖宗的弟子,如果我死在這裡,你知道自己什麼下場?」

唐寅看着眼前殺氣騰騰的秦毅,此時再也沒有剛才盛氣凌人的風頭了。

秦毅看了看不斷後退的唐寅,眼中閃過一絲冷光,一股股魔力再度匯聚在右拳,接着爆射而出,結結實實的轟在了唐寅蒼白的臉龐之上。

唐寅一聲慘叫,身體爆射而出,不斷撞擊在大廳內部的桌椅上。

「砰!」

一聲巨響,唐寅鑲嵌在了牆體上,整個臉龐都被秦毅的右拳打的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你,你不要過來!」

唐寅再次看到朝自己走來的秦毅,只能發出微弱的聲音,顯然剛才秦毅那一拳將他傷的不輕。

「怪,就怪你在這裡給老子裝逼!」

秦毅一陣冷哼,右手輕輕抬起,一股詭異的黑色波紋朝着唐寅擴散而去。

被鑲嵌在牆體的唐寅暗叫不妙,正準備發動秘技逃跑,可是他太小看秦毅發出的一股股黑色波紋。

只見黑色波紋接觸到唐寅的那一刻,唐寅察覺到自己的體內淬鍊的靈氣正在被這一股黑色波紋迅速抽離。

「你這混蛋!」

唐寅見狀,不由發出了沙啞的嘶叫,但這都無濟於事,不久唐寅體內的靈氣被秦毅全部剝奪而盡。

一旁的蘇雯看到這恐怖的一幕,頓時間驚的說不出話來。

她太清楚,如果一個人強行吸收其他修真者的靈氣,輕則走火入魔,重則爆體而亡。

但看到眼前的秦毅吸收了如此之多的血煞之氣依舊毫無波瀾,這不得不讓她深深的懷疑,這個修真界亘古不變,口口相傳的結論是不是個悖論。

秦毅做完這一切,露出了一個舒坦的表情,而此時的唐寅已經奄奄一息,就差那麼一口氣就嗝屁了。

「你到底是誰?」

眼前的蘇雯她萬萬沒想到,昨天她偶然遇到的街頭小子,居然是一個隱藏的修真界高手。

一旁的秦毅聽到蘇雯的話,不由的看了一眼蘇雯,接着身體不由的倒向了後方,而全身滾滾的魔氣這一刻也全部湧入到了秦毅的身體之中。

蘇雯見到倒地的秦毅立馬跑了過去,不過當她看到秦毅此時的狀態時,心裏不由的一陣好氣。

只見秦毅靜靜的躺在地上,而口中不由的發出了一聲聲呼呼聲,顯然此時的秦毅已經睡了過去。

蘇雯看了看前方的秦毅,卻發現明明為自己擋下一擊受傷的頭部,傷口已經全部癒合。

這不得不讓她再多看了一眼。

「秦毅,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蘇雯回想到昨晚秦毅為自己搶下公文包的一幕,又想了想剛才為自己擋下攻擊的一幕,不知為何,心裏產生了那麼一絲絲異樣的感覺。

蘇雯不再多想,輕輕的將地上的秦毅扶到椅子上坐好,接着眼中冒出一絲絲冷光,朝着不遠處半死不活的唐寅走去。

唐寅看到朝自己走來的蘇雯,不由的拼了力氣朝後方不斷挪動。

「你們血妖宗欺人太甚,別怪我心狠手辣!」

蘇雯說完,一腳踢在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