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奪舍了天帝》[我奪舍了天帝] - 第6章

此言一出,大殿眾人皆是一怔,隨即一個個神情劇變,再度以質疑的目光看向楚朝陽。

楚朝陽那叫一個氣。

他恨不得把那中年煉丹師按在地上暴捶一頓,可畢竟要保持自己前輩高人的身份,喜怒不形於色。

「你是在質疑我嗎?」楚朝陽淡然回應,輕描淡寫的看了一眼那中年煉丹師。

後者毫不畏懼,冷聲質問:「那便請你說清楚,你是如何解毒的?否則我等有理由懷疑你身懷解藥,就是羅剎門派來故意打入我天極宗內部的姦細!」

宋雲微微頷首:「確實有這個可能,這位朋友,既然你能解毒,便說出你剛才解毒的方法,或者讓我等搜身一番,自可證明你的清白。」

宋雲這位宋家之主都說話了,其他宋家一系的長老自然是紛紛出言附和,對楚朝陽形成了圍攻。

其他長老倒是沒有宋家一系的人如此激進,不過看向楚朝陽的眼神也是多有猜疑。

畢竟連葛老這位資歷頗深的煉丹師都說了,在沒有解藥的情況下,除非是有天階丹藥可以強行壓制毒性,立刻奇效之外,沒有其他可以即刻解毒的辦法。

見到自己的話起了作用,那中年煉丹師不由洋洋得意起來。

「若你無法為自己辯解,那你就是羅剎門派來的,諸位長老,應該立即將其擒下,細細拷問才是。」

當下,便有好幾位長老眼神冷冽的走向楚朝陽,似乎想要將楚朝陽擒下。

見此情形,楚朝陽只覺得頭皮發麻,心中那叫一個後悔。

他奶奶的,早知道這天極宗的事情如此麻煩,自己幹嘛要跟着陸煙兒過來呢?

現在好了,白白做了好事,還要被人家當成姦細,這讓自己怎麼辯解?

神皇之氣能解毒的事情,楚朝陽自己都還沒弄清楚,完全就是兩眼一抹黑,能如何辯解?

「呵呵,天極宗的後輩,原來儘是一些愚蠢之輩,早知如此,我就不該來天極宗。」楚朝陽輕笑出言,語氣之中儘是嘲弄。

宋雲神情淡漠:「我等只是對閣下抱有懷疑,只要閣下能證明自己並非羅剎門姦細,我等自會賠罪,但似乎閣下並沒有辦法證明自己。」

楚朝陽看了宋雲一眼,後者嘴角微微上揚,似乎噙着一抹戲謔之色。

「靠!這人想弄死我!」楚朝陽心中暗罵。

陸煙兒也很着急,但她只是弟子,在這裡沒啥說話的地位,只能央求的看向自己的師尊。

沈墨神情凝重,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尚未完全清醒的古卓山,這才站出來說道:「宗主尚未清醒,還是等宗主清醒之後再做定奪吧,我等不可輕舉妄動。」

沈墨這位大長老的話還是很有分量的,在場諸多長老被他這麼一說,頓時安靜了不少。

也就在這時,大殿之外忽然有弟子慌忙進入。

「諸位長老,羅剎門的大長老秦空帶人來了!」

報訊聲響起,大殿眾人齊齊回頭,不少人神情驚愕。

秦空來了?

他這個時候來天極宗做什麼?

「怎麼回事?」沈墨沉聲問道。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