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 - 第5章 以命搏命,咬出一條生路

「從小就能看出他的狠辣陰毒,他不是大魔頭狗都不信。」

蕭玄語氣譏誚。

「所以你是狗?」

冷幽幽的聲音響起,陳龍士揮舞着羽扇很是瀟洒。

「你找死。」

蕭玄氣急,抽出腰間長劍。

陳龍士趕忙閃到徐平生身後,解釋道,「我就是就事論事。」

「就NM的事,你這是血口噴人。」

蕭玄怒道,恐怖的劍氣沖霄而起。

因為受過重傷,他實力一直增長緩慢。

但是靠着無情女帝搜羅的各種靈藥神材,八百年時間他也達到了一重神王境。

「雖然你是太上長老,但這還有宗主。徐宗主你看,我說一句話就這樣,至於嗎?」

陳龍士說完還揮了揮扇子,這時候還不忘保持風度。

蕭玄瞥了眼無情女帝,想到不能在她面前失了風度,只能恨恨地放下劍。

畫面中,

蘇源拖着染血的身軀,

第一時間不是養傷,而是走到佛陀身前,

猶如一位小沙彌,

對着佛陀虛影雙手合十鞠躬,恭敬道:「謝佛陀庇佑!」

佛陀沒有答話,虛影消失,

女嬰落在蘇源手中。

這重量撕扯着傷口,眾人可以看到小乞丐額頭上暴起的青筋。

「這一定很疼吧?」

無情女帝突然湧起這個念頭,被嚇了一跳。

不過這女嬰是誰?

為什麼她一點印象也沒有。

難道沒有跟着大魔頭一起進入宗門?

不過想想也是,能入宗門者都是千里挑一的天才,普通人根本沒有機會進入。

蘇源輕輕撫摸着女嬰的臉頰,低聲道:

「我吃了你們家一隻燒雞,算是救了我一命,我也就還你一命,護你一世吧。」

順便完成任務。蘇源心裏默念道。

這模擬限制倒是挺多,還不能泄露任務信息。

不然就抹殺。

動不動就抹殺,真冷酷真冷血真冷冰冰。

「呵呵!」

無情女帝露出譏誚之色,「小小年紀手段狠辣也就算了,還油嘴滑舌,我可從沒見過或者聽過這女嬰的事情。」

「沒錯,我也沒聽說過這什麼女嬰。」蕭玄應道。

他微微皺眉,感覺以前好像有遇到過一個很醜很醜的小女孩,但是時間太久了,有些記不清了。

蘇源在廚房裡找到一個狗洞,抱着女嬰從狗洞里鑽出跑到府外。

暴雨如注,卻沖不散府內的血腥味,裏面的殺戮還沒有停止。

「沒事了,沒事了,我們到外面了。」

蘇源低聲說道,不知是安慰女嬰,還是安慰自己。

他掀開衣服,本來粘結的傷口被撕裂,

一陣陣劇痛襲來,讓他青筋暴起。

他悶哼一聲,小心翼翼地把女嬰放在胸口前,用衣服遮住,快速地向著自己的住所跑去。

不一會就跑到那簡易破布下,他緊緊蜷縮起來,抱緊懷中女嬰,低聲道:

「不要哭不要哭,很快就過去了。」

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劃破天際,那是一個個強大的修士御劍而過。

他們目光凌厲,在四處搜尋着什麼。

一位修士落在地上,狐疑地看了眼縮在牆角的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