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 - 第6章 養神玉佩,前往太上門

他們就這樣過了十多天。

蘇源帶着女嬰乞討。

偶爾乞討回最好的米湯也都留給月兒吃,自己卻和野狗爭奪狗才吃的垃圾。

他小心翼翼地打探消息,可惜再查不出其他事情。

因為月兒的存在,他過得更加苦了,但他沒有一絲怨言,稚嫩的臉頰上總是洋溢着笑容。

這笑容卻讓畫面外的人們感到心疼。

如果沒有後世的大魔頭,

這就是一個普通卻又堅強,從小就學會自立的孤苦小男孩。

「快看,那是什麼?」

蕭玄目光落在月兒的脖子上,那裡掛着一枚玉佩,本來因為血污顯得很是醜陋,所以沒有人在意。

但是今天蘇源特意清洗了下,散發出氤氳之色,讓人意識到這不是凡品。

「這肯定是你娘給你留的唯一念想。」

蘇源摸着玉佩,晶瑩剔透,上面還雕刻着太上二字,古樸之意撲面而來。

「哇哇哇……」

月兒嚎啕大哭起來,短短的雙手撲騰。

「沒米油了,明天我再給討一些回來。」

蘇源抱起月兒,無奈地把手指伸進小嘴裏。

月兒吮吸着手指變得平靜,兩隻大大的眼睛清澈猶如遼闊天穹。

無情女帝微蹙柳眉,總覺得那女嬰的眉眼似曾相識。

「那是養神玉。」

無情女帝注意到蕭玄的疑惑目光,解釋道。

「聽說養神玉是太上門寶物,擁有溫養神魂神奇效果。」

「世間能夠溫養神魂的寶物可是極少。」

「難怪女嬰能夠活下來,養神玉定然起了大作用。」

眾人恍然大悟,眼中不由露出一絲熾熱。

他們渾然忘了沒有蘇源,有再多的逆天寶物也沒用。

「我懂了。」

蕭玄眼睛一亮,瞬間猜到了大魔頭崛起的原因,語氣中滿是自信。

「你又懂了?」

陳龍士斜睨了一眼。

「我早就奇怪大魔頭怎麼會這麼好心。他肯定是看出了養神玉價值連城,所以才救下這女嬰。」

「現在他狼子野心已露,定然搶奪養神玉,甚至會把女嬰賣了。」

蕭玄字字珠璣,點醒了眾人。

眾人捫心自問,自己遇到這種寶物,而且還是「無主」之物,自己不取,天打五雷轟。

無情女帝微微蹙眉,絕美的眼眉間透着譏誚。

「原來如此,大師兄果然聰明過人。」

清脆的聲音如同清泉叮咚,流入蕭玄心中,他瞬間覺得全身清爽。

【本系統倒希望他昧下這絕世奇珍,哪會有後面那段孽緣。】

小喜子哀嘆了聲,看了眼陣中沉睡的蘇源,它也不知道蘇源那時候到底是中了什麼毒。

對一個女嬰這麼好,真是造孽啊。

它不知道遊戲高玩對任務攻略的虔誠,不會放棄一絲線索和希望。

而且誰能拒絕一款養成遊戲啊。

其他人不知道,反正蘇源拒絕不了。

……

「這玉起碼能換一間大宅院吧。」

蘇源指腹摩挲着養神玉,鄭重其事地把養神玉掛在月兒脖上。

畫面外,眾人臉色怪異,

小娃,你這格局太小了。

這何止是一間大宅院,分明是十間大宅院。

蕭玄訕訕一笑,掩飾住尷尬,淡淡道:「我高估他了。小孩子不識貨。」

陳龍士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