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 - 第7章 叢林打虎,女嬰有福

跑出去許久,蘇源方才停下,拍着上下起伏的胸脯,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差點就被一口吞了。

話說那老虎好猛,太兇殘了。

「哇哇哇哇……」

月兒大聲啼哭,蘇源有些手足無措,趕緊將月兒橫抱在懷。

「餓了嗎?可是這裡沒有食物,月兒你再忍忍。」

蘇源安慰道。

可是月兒嘟着小嘴在懷裡亂拱,可是又吸不出什麼,急的更是哇哇大哭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

蘇源很是焦急,眼睛突然一亮,拍着月兒的背部安慰道,

「月兒,你等等,哥哥給你找吃的。」

他找到一處安全的樹洞,這時月兒哭的沒有力氣沉沉睡去。

「哥哥很快就回來。」

蘇源咬了咬牙,獨自衝進了叢林深處。

他沒有吃的沒關係,但月兒不能沒有吃的。

蘇源如同一隻靈活的猴子在叢林中翻騰,不一會,就回到了剛才那個地方。

他蹲在樹上,看到地面一片狼藉,一棵棵大樹被攔腰折斷,好似被龍捲風摧殘過一樣。

這母虎還真是暴力啊。

蘇源砸吧砸吧嘴,感覺自己這一趟有些冒失。

不過想到月兒,他眼中露出堅定。

母虎噴着粗氣在地上打轉,好似很是生氣。

「小老虎,你大爺回來了。」

蘇源猶如天降神兵,一屁股坐在老虎身上。

卧槽,第一次有人敢騎在本虎身上,嫌死的太早?

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老虎稍微有些靈性的眼睛露出一抹獃滯。

砰!

砰砰砰!

蘇源哪管這些,拳頭如雨打在老虎身上,老虎吃痛哪肯罷休,瘋狂在樹林中亂竄,想要甩掉這該死的人類。

它重重撞在樹上,蘇源發出一聲悶哼,體表閃爍着金光,擋住了這一擊。

否則剛才就要五臟六腑碎裂而死。

隨即又是一道狂風捲起,想要將蘇源刮飛。

蘇源緊緊抓住毛髮,死命不能掉下去,讓老虎發出痛苦的哀嚎。

「小老虎,你服不服?」

蘇源虎目一睜竟然有了一絲絲冷血將軍的霸氣,一拳重重打在老虎身上,打得它發出一聲慘叫。

「嚎!」

一人一虎就這麼在叢林中纏鬥起來。

這十分驚險。

老虎力量大的驚人,每一擊都有四重煉體境的威力。

而且還能呼喚大風。

蘇源也是倔強,死死抱住老虎的脖子。

「好痛,痛死了。」

「不,不能撒手,撒手就完了。」

「要不要殺了它?」

蘇源忍着劇痛,目光落在老虎的頭顱,那是最薄弱的地方。

「不,不行。殺了它,月兒怎麼辦?」

又一次撞擊襲來,蘇源感覺五臟六腑都有些移位,狠狠揍了老虎幾拳,卻始終避開它的眼睛要害。

老虎好似也知道了蘇源的意圖,富有靈性的眼神露出憤怒。

它是百獸之王,絕不臣服。

一人一虎又纏鬥了一個時辰。

無數大樹倒塌,四周一片狼藉,斑斑血跡觸目驚心。

「他在幹什麼?」終於有人忍不住問道。

「殺個老虎這麼磨嘰,簡直侮辱了金剛琉璃體。」有人不屑道。

他認為如果自己擁有帝體,早就宰了那老虎,還能任它如此放肆。

一群人連連點頭,眼神中滿是不屑。

畫面中,

老虎趴在地上,臉上被揍的滿是大包,大口大口喘着粗氣,猶如銅鈴的眼睛滿是委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