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 - 第8章 入門儀式,暴打公主

蘇源衣裳襤褸,滿臉灰塵,懷中還抱着女嬰。

他抬頭向著前方張望,隊伍行進很慢,估計排到時候要晚上了。

咕嚕咕嚕——

蘇源肚子響了幾聲,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肚子。

等等,等入門後就可以吃好吃的。

他絲毫不認為自己入不了門。

畢竟自己可是有系統獎勵的天品靈根,這等資質要是入不了,他當場抹脖子。

前方眾人斜睨蘇源一眼,快走幾步遠離。

他們都是錦衣華服,旁邊還有奴僕伺候,顯然都是各大家族子弟。

其中還有幾個身穿明黃龍袍,一看就是各國的王子公主。

只有蘇源衣裳破爛顯得格格不入。

「太上門。」

無情女帝痴痴看着那山門,美麗的眼眸中閃過回憶。

「那就是已經覆滅的太上門,聽說覆滅前也是赫赫有名的一流勢力。」

「看那山門靈光內蘊,確實是一處福地。」

陳龍士看向無情女帝,對着徐平生低聲問道:「這時候女帝應該已經出生了吧。」

「算算時日,應該還是個孩童。」

徐平生微微頷首,突然感覺到一股殺氣。

對女人永遠不要提年齡,就算是女帝也不例外。

他體表乍寒,臉色鐵青,「你又坑我。」

陳龍士聳了聳肩,一副跟我沒關係,你自己要說的亞子。

無情女帝清冷的眼眸微闔,嘴角上揚露出一抹漂亮的弧度,

「沒錯,那時候我還是宗主之女,一直在山門中修鍊。」

畫面中。

「凡品靈根,下一個。」

一位白髮老者高聲喝道。

台上測靈石前面的少年面如土灰。

靈根依次為凡、下、中、上、超、地、天、神、聖九品。

凡品必定被淘汰。

」月兒,再等等,等下就有好吃的。」

蘇源輕拍月兒,哼着搖籃曲,絲毫沒有關注場上的變化。

「哪來的臭味。」

前面一位濃妝艷抹的公主微蹙柳眉,嫌惡地瞪了眼蘇源。

「從哪冒出來的小乞丐,竟然妄想獲得仙緣,一步登天,還抱着一個不知道哪來的野種,一看就是有人生沒人養的狗雜種。」

語氣刻薄尖利。

眾人聞言紛紛露出嫌惡之色,對着蘇源指指點點。

「太臭了,從臭水溝里撈出來的。」

「這種人能入仙門,我當眾吃屎。」

「遇到他肯定倒了霉運,衰死了。」

蘇源緊皺眉頭,將月兒用布條繫緊,背在身後。

「哇哇哇。」

月兒好似被公主嚇壞了,嚎啕大哭起來。

「月兒,沒事了沒事了。我們不要理這個壞銀。」

蘇源溫柔拍着月兒的背,她閉上眼睛,陷入沉睡。

公主被吵得心煩,柳眉倒蹙,一股無名心火湧起。

「這裡可不是嬰童玩鬧之地,哭得這麼大聲要是惹惱了仙師,我們吃不了兜着走。」

蘇源緊握拳頭,

忍一下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等他進入太上門,以後隨時能將這公主踩在腳下。

現在是開山收徒大典,

如果鬧出什麼大動靜,他沒有背景有可能惹怒了太上門,可能中斷了修仙之路。

太上門是正道仙門,一定不喜歡打打殺殺的兇惡之徒。

他可是天品靈根,只要測試一下一定能進入太上門。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