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 - 第9章 救了宗主之女,對我重賞?

關鍵時刻,陳龍士喚出一本高達百丈的金色古籍,擋住刀氣。

古籍發出一聲哀鳴,退回到陳龍士體內。

這是天機閣鎮閣之寶,頂級神器天機榜。

無情女帝痴痴地摸着大陣屏障,仰望着那畫面,神情凄冷。

蕭玄心中大喜,肩膀此時不出,更待何時。

他出現在無情女帝身旁,想要抱住她,卻感覺到她四周充斥着冰冷的氣息,讓自己無法突破。

他遺憾放下手,柔聲道。

「想哭就哭出來吧,我的肩膀借給你。」

「不管你實力如何逆天,你終究只是一位渴望母愛的純真女孩。」

聲音富有磁性。

陳龍士感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他剛要說話就感覺到一股冰冷的殺氣鎖定了自己,看到蕭玄要殺人的目光。

他訕訕一笑。

無情女帝沒有動作,雙目深邃,好似陷入回憶中。

蕭玄貪婪地看着那完美無瑕的側顏。

哭吧,哭出來吧,我的肩膀已經蠢蠢欲動了。

……

「宗主,你出關了。」

台上出現一位白髮老者,不知他何時出現在那裡,好似他一直在那裡。

「大長老。」

所有弟子紛紛喊道。

宗主對着大長老微微頷首,神情高冷。

「放肆,擾亂秩序,當誅。」

大長老冷臉大喝,一道強大的力量噴涌而出,山體都震動一下。

這道力量若是落實,神仙也難救。

畫面外,眾人不由將目光落在宗主身上。

「這一擊你死定了。」

憎恨的聲音響起。

無情女帝滿目仇恨,多麼希望看到蘇源這時候身首異處的場景。

「肯定是母親救了你,你這個白眼狼。」

無情女帝咬牙切齒道。

眾人紛紛頷首。

也只有宗主出手才能救下蘇源。

【紅顏禍水啊,本系統恨啊,你們女人沒一個好東西。】

小喜子怒道,要不是沒有身體,它恨不得衝出去狠狠咬她一口。

【你說你好好進入宗門,憑藉天品靈根定能飛速崛起,你這又是何必呢。】

就在攻擊要到達的時候,

烈烈狂風吹得衣裳獵獵作響,露出她脖間的玉佩。

臉皮被擠壓,蘇源有種窒息的感覺。

這次模擬就這麼結束了嗎?

他戀戀不捨地反手抱住月兒,想要用身體保護她。

自始至終,空中的宗主臉色冷漠。

「咦。」

大長老突然停下手,身影一閃出現在蘇源身前。

「你要幹嘛?」

蘇源警惕道,卻感覺自己連一根指頭都動不了。

大長老一揮手,玉佩輕飄飄飛起落入掌中。

宗主看到那玉佩臉色微變,這是她第一次露出神情。

她身影一閃出現在大長老身側,死死盯着那玉佩。

「這是太上玉佩,宗主傳承至寶,怎麼會在這女嬰身上?」

大長老眼中泛着異彩,指肚摩挲着玉佩,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宗主,這女娃眉眼與你極其相似。」

宗主身影微顫,好似在承受什麼巨大壓力一樣,周身散發出強大的威勢,橫掃四周,將所有人紛紛掀飛。

四周被夷為平地,滿目瘡痍。

要不是最後關頭,宗主收住氣勢,所有人都會被殺。

「山門關閉,所有人立刻下山。」

威嚴的聲音傳出,匆匆結束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