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影帝的故事》[我和影帝的故事] - 第4章 噩夢

白透透看着眼前這個跟自己表白的男人,心裏卻是絲絲的疼痛,他想問:你不是說男人應該喜歡女人的嘛?

蕭逸然在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蕭逸然心裏清楚,小傢伙跑過一次了,原因自然是因為自己,所以其實他心裏很是忐忑。可是早上看見透透和另一個男人有說有笑的從小區里走出來,心裏很是酸澀,他想去問白透透這個男人是誰?為什麼他們看起來那麼親密?但是他不可以,所以他才說出了那樣的話。果然那個男人的反應告訴他,他對白透透絕對有不一樣的心思,這個憨憨的小傢伙也不知道要對人有所防備,這個地方還是不要住了,太不安全了。蕭逸然如是想着,所以把白透透帶到了自己家裡。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做,好像理智在那一刻出走了一樣,就強勢把人帶回來了,沒有詢問過意見。但是此時此刻看着他,那雙熟悉的眼睛他明白了,這種感覺應該就是吃醋了,他不喜歡白透透和別人走的太近,更確定了自己就是喜歡他的,不能讓他再跑了。但是現在他心裏忐忑。

果然,白透透看着他,說了一句「算了吧!」他不敢再賭了,當年他義無反顧的撲向他,可當他清醒過來時卻已遍體鱗傷,最後落荒而逃。如今他不敢再賭了,哪怕現在蕭逸然給了他賭本。

蕭逸然突然的抱住了白透透說「我知道你現在一定是在害怕,那我就不問我們可不可以在一起了,我換一個問題,給我機會來追你好不好?」

白透透沒有想到蕭逸然居然近乎撒嬌般的說出這樣的話,我果然拿他沒有一點辦法,一句話就能讓我忘記自己曾經承受的一切。白透透如是想着,心思就飄遠了。

其實當年(以下回憶,以第一人稱自述)我喜歡他,並不是什麼秘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但是有很多人是很清楚的,比如孫雯。那天哥有一個很重要的飯局,可是晚上的時候雷電交加,大雨傾盆。我怕打雷,也怕黑,更怕鬼。所以我只能躲在牆角,將腦袋埋在膝蓋里,好像這樣就可以減少一些恐懼一樣。可是這個時候我接到了哥的電話,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