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古井通遺迹》[我家古井通遺迹] - 第1章 返鄉

「老余,真要回去嗎,想好了?」

「嗯,想好了,明天就走!」

「行,你想好了就行,走,今晚喝點,當給你送行。」趙子胳膊搭着余德信的肩膀,兩人一晃一晃的朝着鵬市出名的宵夜一條街走去。

第二天上午,「疼死我了,媽的真能喝。」余德信揉着太陽穴從床上爬了起來,搖晃着走到客廳,從桌上拿盛着昨天倒的水的杯子一飲而盡。

余德信,齊省人,今年29歲,從小父母車禍離世,爺爺照顧長大, 大學還沒畢業,爺爺因身體舊疾複發,去世了。

後來余德信上完大學,來到鵬城,由於沒有高學歷,做上了房產銷售,正趕上好時候,全國房地產市場火爆,掙了不少錢,卡里也有個七位數存款。

趙子大名尹吉趙,剛來鵬城認識的同事,年齡相仿,也比較聊得來,余德信習慣叫他趙子。

余德信收拾了一下行李,也沒多少東西要收拾,孤身一人來到鵬城打拚,有過幾個女性朋友,逢場作戲,沒有成為男女朋友關係。剩下的拿不走的東西給了房東。

下午三點飛機,四個小時,落地登市國際機場已經晚上七點了,三月末的北方,還是有點冷,緊了緊身上的衛衣,余德信來到機場大巴處買了到市郊的票,一路高速,到了淶水鎮已經十點了,好不容易在公交車站攔了一輛摩托車,塞了五十塊錢,司機才同意送到下面村裡。

摩托車一路沿着盤山公路行駛,這裡丘陵地形,小山包不少。五六多里路,可是路況不好,加上天黑,公路兩側坡度大,司機開的很小心,足足開了半個小時。

余德信拎着行李箱,看着眼前的老宅,老宅坐北朝南,刷着朱紅漆的兩扇各一米寬的木頭大門,因長年累月風吹雨打,得不到維護,油漆已經斑駁,裂了不少,兩個銅製獸面門環,可見斑斑銅綠,可見很久沒有被使用了。

抬頭看了看門頭下門框上的牌匾,「余府」兩字已破舊不堪,據爺爺講,這是他的爺爺親自題的字,已經上百年歷史了。

門枕左右兩側外露着兩個不足半米高的門當石,呈豎立圓形,雕刻着奇異古獸。余德水從門右側的門當石下窟窿處摸出了一把古銅鑰匙,插到大門門鎖上,打開了大門。

推開門走進庭院,地面鋪着雪花色花崗岩石,上面落滿樹葉,院子大概有個兩百多平左右,左右兩側是繞邊的木製走廊,往裡走個三、四米,左右兩側廂房,西廂房門前靠近正房位置有棵一人環抱的椿樹。

晚上太黑,黑洞洞一片,打開手機自帶手電筒,來到正房門口,用鑰匙打開門,走進屋裡,正中的方木桌上一層灰塵,可見好久無人打掃,時間太晚,已到半夜時分,余德信走到一側卧室,草草得清了清炕上的灰塵,從行李箱掏出提前準備的床單,將就着睡了下去。

第二天,「咚咚咚,小磊啊,是你回來了嗎?我是你全叔啊,小磊?」余德信被一陣敲門聲吵醒,走出院子打開大門,「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