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古井通遺迹》[我家古井通遺迹] - 第3章 遺物

余德信望着眼前的空間,好歹經受過不少網絡文學熏陶,不至於太過驚訝。

左側空間漂浮着六塊一指長、兩指寬的白玉簡,右側空間有一個個拳頭大小布袋,打開一看,都是一些種子類的東西。旁邊還有一些樹狀幼苗,也不是凡物。

余德信念頭一動,退出空間,手裡抓着一枚白玉簡,將白玉簡貼在額頭,只覺一股龐大的信息流攝入腦海之中,竟是一篇靈植種植之法,裏面包含了很多上古靈植的種植和培養秘法,同時還有一部分靈藥靈液的製作方法。

余德信依次看了剩餘五塊白玉簡,才了解這是上古一位道號「道一散人」的儲物袋,白玉簡記載着其一生的經歷和畢生所學。

拿出其中一塊白玉簡,裏面記錄著道一散人的修習之法,名曰「太一正解」,講究「「凡存一守五神,要在正心。心正由靜,靜身定心,心定則識清,清明則會道,道會神符,號曰真聖…..」

主修符篆,次修陣法。

余德信按照簡中所述,雙腿盤坐,雙手掐適合初學者所用的「太塵印」,緊閉耳鼻口,感受天地靈氣,過了良久,余德信睜開雙眼,「看來還是不行啊,沒有任何反應,感受不到天地靈氣,難道真的是現代社會靈氣太稀少了?」

余德信肚子已經感到了飢餓,現在已經下午兩點多,放棄的自己是修鍊奇才的幻想,老老實實吃了碗泡麵,解決了午飯的問題。

從廂房翻出來之前爺爺用來燒水的壺和泡茶的茶壺,來到前院,便攜式的燒水支架上面架上水壺,弄些樹枝,點火,坐在老式躺椅上,余德信悠閑地看着頭頂枝繁葉茂的椿樹,陽光從椿樹葉縫隙透過,印照在臉上,感受着春天陽光的溫暖,好不愜意。

「咕嚕咕嚕」水燒開的聲音提醒着余德信,拿着有年頭的陶制紫砂壺,放上茶葉,衝上開水,翹着二郎腿,晃啊晃,微風拂過,感覺一直在大都市緊繃的身體,都放鬆了下來。

一直坐到太陽西斜,快要落山,溫度降低,有了一絲涼意,余德信才站了起來,回屋從柜子里拿出一罐茶葉,一條南方特有的煙,又提了兩罐罐頭和一箱啤酒,出了門。

「全叔,在嗎全叔?」余德信來到相隔二十多米的全叔家門口,拍了拍門,「我是小磊啊,全叔你在家嗎?」

「來了來了。」

嘎吱一聲,全叔拉開了老舊的木門,看到是余德信,趕緊讓他進來。

「咋過來了余磊,正好,怕你家裡沒吃的,我還想着過去叫你來吃飯呢。」

余磊是余德信的小名,村裡老人都喜歡叫這些小歲數的小名,也都叫習慣了。

「是啊全叔,我正想着來蹭口飯吃呢。」余德信邁進大門,跟着全叔進了裡屋,全叔兒子青海這幾天不在家,一個月能回來個兩三天,平常都在鎮上,家裡只有全叔嬸子和老母親三口人。

「嬸嬸,余奶奶,你們還好嗎?」余德信看到炕上坐着的余嬸和已經年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