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古井通遺迹》[我家古井通遺迹] - 第4章 祭拜

余德信把靈泉水的事情先放在一邊,余德信用提籃裝着昨天買的香燭和黃紙,用鐵杴挑着提籃扛在肩頭,出門往村南走去。

所有餘家村已逝的人都葬在了村南的一個小山上,當地人簡單的叫它南山,不高,山腳下就是寬達十多米的大清河,春日的陽光照在水面上,微風輕拂,泛着銀光,晃着雙眼看不得路面。

今天是清明節,村裡得人都要按照風俗去給家裡逝去得人培把黃土,燒紙,清理一下墳頭。橫跨大清河的石橋,也有些年頭了,橋上村民絡繹不絕,整個余家村有兩百多戶人,村民越來越少了,大部分年輕人都去外面不回來了,剩下的多數是四五十歲以上的村裡人。

看到余德信也去上墳,認識的就打個招呼,不認識的也從別人打聽到這是誰家的人,路過也都點點頭,笑一笑,余德信也不認識幾個人,畢竟從記事開始在村裡也沒有呆過幾年,好多村裡人都不認識,只是面熟。

「是啊叔,去給我爺上墳,好幾年沒回來了,去看看。」余德信看到歲數大一些的就叫聲叔,再老一些就叫爺。

就這樣一路打着招呼,來到了爺爺的墳地,爺爺墳好幾年沒人來上了,長滿了長桿雜草,余德信費了一番功夫清理乾淨,用鐵杴培了培土,把買的黃紙一張張用土壓在墳頭,點上香燭。

「爺爺,我是余磊啊,孫兒不孝,好幾年沒來看你,你在下面還有錢花嗎?我給你多少點紙錢,缺啥了你就託夢告訴我,我打算在村裡不走了,幫爺爺你守着老宅,也能經常來看看你。」

余德信雙膝跪地,一邊朝着爺爺的墓碑磕頭,一邊跟爺爺說著話。

最後,他把買的兩瓶老白乾拿了出來,繞着墳頭倒了一圈,碑前插着點燃的三柱香,縷縷白煙升起,余德信透過白煙,彷佛看到了爺爺那長滿皺紋的面龐,還是那麼和藹……

余德信祭拜完已經臨近中午,今天正好輪到村裡趕大集,余德信順路來到集市,說是集市,其實就是村裡自己圍了一圈地方,周圍十里八鄉的每逢農曆帶六的日子都可以來把自己中的蔬菜等來擺攤賣。

等余德信趕到集市的時候,稀稀落落的沒有多少人了,也就剩十幾個不認識的村民在擺攤,攤位上也沒多少雜貨和菜。

來到一位老農跟前,買了些配料和青菜,又去肉攤割了五斤排骨,十斤五花肉,一個周一次集市,買少了怕不夠吃。

「汪汪~」

正當余德信感覺飢餓回家做飯的時候,聽到不遠處傳來的狗叫聲,回頭一看,發現地攤上擺了一個大藤筐,幾個狗崽子在裏面汪汪叫着。

余德信雙眼一亮, 正愁一個人太無聊,弄條狗回去養着,還能幫忙看家,一舉兩得。

來到攤位前,攤位老闆是個外村的五十來歲,看到余德信,招呼道:「要買狗嗎?剛生下來沒幾天的狗崽子,自家狗生的,養不的這麼多。看看有沒有喜歡的?」

余德信看了看,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