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古井通遺迹》[我家古井通遺迹] - 第7章 來歷

兩人喝着茶,聊着天,說著說著,余德信就想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情。

「全叔,你知不知道咱村裡有個叫蔣雙的女的,二十來歲,好像結過婚了,就住在村西後道附近。」余德信開口問道。

「蔣雙?奧,是不是個子挺高,二十五六歲,鵝蛋臉,長頭髮的女的?你見過她?」

「對,全叔,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咱們村我都見過,她是誰啊,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余德信試探着套着話。

”她啊,她也是命不好,她老家呢是崖前村的,就是咱們村往東二十多里地那個村,五六年前別人說媒,跟咱們村那個德廣家的青林結了婚,剛生了個閨女,青林那個病秧子就病重死了,德廣前兩年外出打工,從工地上掉下來也走了,就剩一個身體不好的婆婆和四歲的女娃,都得她養活。」

「村裡分的那幾畝地她都租給別人種了,自己去鎮上找了個成衣廠,早出晚歸的,也不容易。」全叔感慨道,「怎麼,你對她有意思啊?這人呢,在村裡品行也好,口碑不錯,不過人家可有個孩子,你要想明白啊。」

「看你說的全叔,我就是昨天碰見了,這不是不認識嘛,跟你打聽打聽,沒有的事兒。」余德信趕忙回道。

「行了,你也老大不小了,還沒到三十吧?也快了,抓緊找個對象,讓你爺爺泉下有知,他就放心不下你這個大孫子。」全叔擺擺手,站了起來。

余德信見全叔要走,連忙挽留一起吃午飯,全叔推辭走了。

下午余德信還沒睡醒,就被功正大伯從炕上拉了起來。

「走了,別睡了,你不是要承包土地么,今天村裡上會,你這個承包土地的不在場怎麼行。」村長大伯拉着余德信就走。

余德信跟着村長來到村委會所在的大院,走進會議室,牆上掛着黨徽和國徽,還有「為人民服務,建設和諧新農村」等標語。

長桌兩邊已經坐了三個人,其中一名婦女,應該是村裡婦女主任。

余功正安排余德信坐在左手一側,說到:「今天叫大家來是有個事要商量一下,關於余德信承包村裡昆禹山腳下那片荒地的事情,德信,你來說說?」

「大家好啊,是這樣,我這不是準備回咱們村裡生活了嗎,想着能做點事,正好我在鵬城的時候接觸了些關於農作物種植方面的事情,就準備在村裡承包塊地,種些經濟作物,也算是創業吧。」余德信笑着對大家說,「這兩天我也看到咱們村年輕人不多了,四五十歲以上的居多,這歲數出遠門打工風險太大了,大傢伙種地都是把好手,我這邊活兒要是開展起來,也需要人手,大家就不用出遠門打工,在我這干就行了,一舉兩得。」

余功正看着桌前的幾個人,開口說道:「大家都說說,余德信大家也都認識,也是大家看着長大的,這次從外面回來村裡,想着帶領村裡發家致富,你們覺得怎麼樣?」

此時,坐在余德信對面的副主任開口:「這是好事啊,咱們村這些年年輕人都出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