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武林秘籍普及全世界》[我將武林秘籍普及全世界] - 第6章 被打還得花錢,是個什麼道理

魔都的另一端,清晨負責打掃衛生的環衛工大媽在打掃到一個偏僻的小巷子時,一進去就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血腥味。

但她似乎一點也不奇怪。

「畢竟又到月底了啊,但這是誰家的人這麼不害臊,那東西亂扔,把巷子里都弄的一股味。」

但等到她轉過巷角,就被眼前的一幕驚嚇到說不出話來。

只見滿牆滿地的鮮血散發出濃郁的腥臭味,一具僅剩殘肉的骨架光禿禿的躺在血泊里。

「啊!」

大媽一聲慘叫,衝出了巷子,撥通了**局的電話。

沒過多久,**趕到。

整個巷子都被警戒線圍了起來。

就算是見多識廣的**在看到那血腥一幕時也忍不住一直反胃,在一旁乾嘔着。

「呵,沒用的男人。」一個女警從旁邊走過順便嘲諷道。

她體態修長,凹凸有致。

寬鬆的制服都束縛不住的宏偉身材,把胸口的紐扣頂得似乎隨時都會被蹦出來。

一個男警不服道:「蕭巧巧,話不能這麼說,你一個人就頂兩個男人,當然不會有事了。」

名叫巧巧但並不小巧的蕭巧巧瞪了他一眼,對方瞬間就不敢言語了。

這個男人婆雖然長的漂亮還有着令人神往的魔鬼身材,但是到現在還單身的原因就是武力值太高。

沒有人能扛的住她的家庭暴力。

「哼,弱雞。

查出死者身份和死因了嗎?」蕭巧巧冷哼一聲說道。

她只想找個打得過自己的男人,怎麼就這麼難呢?

「死者只剩骸骨,屍體附近也沒有發現身份證件,所以身份暫不清楚。

至於死因……似乎是被某種野獸撲殺後捕食,骨頭上還留有該動物的牙印,應該是犬科動物。」

「狼?」

法醫搖了搖頭:「不像,從體型上看比狼要大上許多,暫時不清楚是什麼動物。」

「既然如此,那就先從附近的動物園和富商查起。

看看動物園有沒有隱瞞的偷跑動物,和私養野生動物的有錢人。」

「是!」

……

夜晚,顧懷再次拎起折凳和地攤布出了門。

白天他真的在家趁着假期教於小魚練武。

沒想到這丫頭還是個武學奇才,沒過多久就掌握了拈花指,招式看起來也像模像樣。

「不過也有可能是本大師教得好。」顧懷自戀道。

畢竟系統讓他完全掌握了這兩門武學。

這樣指點起來就得心應手,昨晚不就靠着兩句話就糾正了老王的拳法。

總不可能老王也是練武奇才吧?

來到夜市後,他依舊在原地擺好了自己的地攤,而老王已經早早的等在了那裡。

「小兄弟,你可算是來了,我都等了你半天了。

你昨天賣給我的秘籍真的是神了,我今天練了幾趟感覺整個人都年輕了!」

小老頭的聲音洪亮,本來就有人昨天因為好奇,今天又等在了這裡,一下就聽的清清楚楚。

「我靠,真的假的,這老頭不會是托吧?」

「我覺得像是真的,你們看那個老頭昨天還彎腰駝背一副很虛的樣子,今天的氣色看着就很好。」

「但他的秘籍賣的也太貴了……」

「要不……咱們幾個湊一湊錢?

秘籍買回來了咱們再一起練?」

幾人的眼睛一亮,十幾萬的價格分攤到每個人的頭上也就只有幾萬了,完全承受的起。

就在他們還在湊錢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陰影籠罩了他們。

抬頭一看,一瞬間他們甚至覺得自己看見了巨人。

那是個光頭巨漢,毛龍的身形已經很高大了,但是在他的身邊依舊像是個小雞仔一樣。

光頭完全無視了他們,目不斜視的向著顧懷的方向走去。

毛龍和他的幾個小弟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

「大哥,就是他打的我們。

這小子邪乎的很,就拿手指那麼一彈,我就使不上勁了。」毛龍一邊捏着蘭花指比划著說道,看起來十分的辣眼睛。

「嗯……,是個高手,你們輸的不冤!」光頭看着顧懷瓮聲瓮氣的說道。

聲音如同巨鍾在耳邊敲響。

顧懷也緩緩站起了身,對上光頭的目光。

精通兩門武學的他已經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高手,可以感知到身邊的威脅。

眼前的光頭巨漢就隱隱給他一種威脅,這絕對不是普通人。

同樣的感覺,光頭也有。

但不同的是,顧懷給他的威脅並不是隱約可見。

而是如同蟄伏的雄獅盯着他,讓他的手心不斷冒汗。

「下山時,師父告訴我,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山下會有比我更強的人,以前我不信,現在……我遇到了!」

巨漢不僅不害怕,表情看起來甚至有些興奮。

「你是來替他們報仇的?」顧懷看着眼前像是一堵牆一樣的人,指着躲在他身後毛龍幾人問道。

「是,也不是!

在下王雄,想要和兄台切磋一番!」王雄抱拳說道。

原本他的確只是為了替小弟報仇來的,但現在,他只想打個痛快!

「在下……顧懷。」

顧懷也有些生疏的回了個禮。

但他不知道的是,雙方見禮完畢,就是說明都做好了打鬥的準備。

王雄也毫不留情,抬手一拳就朝着顧懷砸去。

碩大的拳頭就像是一個攻城錘一樣。

顧懷採用對付毛龍的方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