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是北斗星君下凡》[我竟是北斗星君下凡] - 第1章 少年與刀

夜色正濃,星空璀璨。

一道黑色身影在高樓間穿梭。

這時候耳麥中傳出聲音。

「梅花大道,環宇大廈地下停車場b3,二級小貓一隻。」

這道身影的主人名叫徐言,年二十一。

騰轉挪移之間,徐言便來到了地下停車場。

「b3在哪兒啊?這停車場修這麼大幹嘛。」

徐言面對這寬廣的停車場有些迷茫了。

這時候一道嘶吼聲傳來。

「吼!」

徐言朝着聲音源頭狂奔而去,映入眼帘的是一頭足有五米長的虎身牛頭怪物,怪物口中還含着一具屍體,只有兩條大白腿露在外面。

「艹,來晚了。」徐言罵到。

右手赤色光芒閃爍,一把赤色長刀出現,長刀名破軍。

握緊刀柄,提刀向著牛頭怪物衝去,那怪物吐出口中還未吞下的食物,一根蛇舌突兀的出現,向著徐言的方向疾射而來。

長刀一揮舌尖被砍下,徐言衝刺的腳步沒有停下。

「給我死!」徐言靠近怪物,滑鏟橫刀向上,朝怪物脖頸處斬去,赤色光芒大放,片刻間,這怪物的牛頭與虎身分離,滾燙的鮮血噴洒。

牛頭落在地下,這才顯得合適了些,牛頭加虎身的配置屬實有些難看。

徐言收起破軍,轉頭看向一邊不成人樣的屍體,嘆了口氣,這狗屎一樣的世界。

徐言蹲在牛頭面前,用手指戳了戳,這幾年殺的異獸不少,但還是不知道這玩意是怎麼長的,一個比一個難看。

五分鐘後,一隊身着黑色作戰服的人出現。

徐言見到人來了,站起身,自然的伸出右手。

隊里一女子提着銀白色手提箱走上前來說到:「先生,這是五萬,兩頭一級異獸,一頭二級異獸,合作愉快。」

徐言接過手提箱,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

這幾人是官方專為獵殺城市中出現的異獸所設立的「守望者」組織,這一隊人便是離江市的駐守小隊。

不過他們的工作在徐言出現之後就被搶走了,經過雙方的友善商議,才有了剛才的畫面。

一級一萬,二級三萬,三級五萬,四級十萬,四級以上不招惹。

「隊長,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這小子每次都搶在我們前面,這兩年前前後後都給他拿了足足五十三萬了,咱們守望者都變成收屍者了。」

蹲在異獸屍體邊的男子便是這支小隊的隊長秦軍。

「少他娘的廢話了,技不如人,趕緊來處理,晚點把這屍體也送走,這個月異獸出現越來越頻繁了,都給我警惕點,一天天的越來越懶散了。」

「通知清道夫,死者的後事也要處理好。」

此時的徐言提着手提箱來到一個老舊小區,站在樓頂,按下胸前的按鈕,作戰服瞬間收縮變成了一枚戒指戴在了食指上。

摘下臉上的黑色面具,徐言翻身從樓頂躍下,順着管道,翻進了四樓。

「言哥哥你回來了啊!你沒有受傷吧?」剛從陽台走進客廳,一個小姑娘便朝徐言撲了過來。

徐言一手將手提箱朝着客廳角落處丟去,角落裡坐着一個男子,面對着兩個顯示器。

男子輕巧的接過手提箱。

「謝了,小言子。」

徐言沒有理會他,抱住沖自己撲來的小姑娘,寵溺的摸摸了頭說到:「小夢放心,哥哥我這麼厲害,那些小怪獸一招就被解決了。」

小夢大名叫安書夢,七歲,電腦前的男子是她的哥哥安書恆二十三歲,耳麥中聲音的主人也是他。

三十年前,人類與太空中的衛星失去聯繫,天空中出現一道肉眼不可見的屏障,稱之為天幕,三十年間人類發射了數千顆火箭,都未能成功衝破天幕,洲際導彈也不行。

人類星辰大海的征途就此斷絕,與此同時人類也得到了補償,覺醒者出現,力量也來自於天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