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是北斗星君下凡》[我竟是北斗星君下凡] - 第2章 詭異的異獸

太陽逐漸消失在天際,漫天繁星再次掛在天幕之上。

徐言翻上頂樓,左手的戒指放在胸口處,一身黑色作戰服覆蓋全身,最後一張黑色面具蓋在那張清秀的臉上。

這衣服是安書恆的作品,據說是參考了鋼鐵俠弄出來的,只不過功能差了億點點整體選擇了黑色,還是因為黑色在夜晚中最適合隱藏。

「東城,迎賓路,一輛重載卡車裏面,二級異獸,野豬一頭。」安書恆的聲音從耳麥中傳出。

面具下的徐言挑了挑眉毛,卡車裏面?異獸是怎麼跑進去的?

奇怪歸奇怪,錢還是要掙的。

在安書恆的路線規划下,徐言站在一條過街天橋上,路過的行人還以為他在搞什麼cosplay,甚至還有兩個小姑娘跑上前來想要和他合照。

徐言目不轉睛的盯着橋下疾馳的車流,卡車來了。

在路人驚呼下,徐言從天橋之上一躍而下,穩穩落在卡車車廂頂部。

可惡,又是個覺醒成功的幸運兒,諸多路人眼神都是的羨慕。

「徐言,不對勁,趕緊撤離,守望者那邊剛收到消息,有人在用異獸餵養什麼東西,這車是朝着城北去的!」

「前面三百里處有天橋,從那裡離開。」

徐言剛剛跳上車廂頂部,他也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

異獸在這車廂里太過於安靜,以往見到的異獸哪一隻不是眼裡只有血肉,躁動不已。

「收到。」

對於安書恆的安排徐言從沒有懷疑過,這人除了沒啥戰鬥力以外,作為一個輔助堪稱頂級。

徐言從車頂跳起,翻上天橋,又在一群人的驚呼中混入人海離開,東城作為商業中心,夜晚的人流量很恐怖。

走到一個小巷中收起作戰服,徐言說道:「現在怎麼辦,這事兒管不管?」

「管不了,城北的星力波動已經穩定在五級,我已經通知了守望者,剩下的就交給他們處理。」

「行,我聽你的,宵夜吃什麼,我帶回來。」

……

離陽市市中心,離江大廈地下室,守望者基地。

「隊長!收到一條消息,發件人是X。」

「X?這是誰?」

「這條消息里說城北有五級異獸出現,讓我們立即前往。」

「未檢測到城北有星力波動,隊長該不會是惡作劇吧!」

秦軍陷入了沉思,腦海中浮現出與那個神秘的孫悟空商議合作時的畫面。

對方明確告知了四級以上的異獸不能解決,但是會對守望者的行動進行一些協助。

對於他的能力,秦軍是認可的,每一次異獸出現都會快他們一步趕到現場。

秦軍大手一拍桌面,說道:「全體取裝備,目標城北,洛雲給對方回信,詢問具體信息,你留在基地隨時與我們保持聯繫。」

「是!」

守望者也不愧是能夠鎮守一方的組織,行動力與聽指揮是刻在骨子裡的東西,秦軍的一聲令下便行動起來。

徐言此時正在燒烤攤望着星空發獃,耳麥中安書恆的聲音傳來。

「守望者已經快到城北了,但是這玩意兒太邪門了,剛剛星力波動達到了六級,這真要是六級,估計守望者那邊應對起來也夠嗆,搞不好要全軍覆沒。」

徐言聽到這話有些愣住,全軍覆沒嗎?

徐言的能力是在兩年前覺醒的,那時候他十七歲,在一家便利店打工,晚上下班回家後發現家人已經出事了,要不是當時他覺醒了,怕也是凶多吉少。

他的家,仁心福利院。

其實當時的守望者已經見過徐言,這位神秘的X,唯一的倖存者。

自此之後,徐言便開始了獨自一人在城市中獵殺異獸,只為報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