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是北斗星君下凡》[我竟是北斗星君下凡] - 第4章 武曲入體,請神武聖

劉洪持盾沖向前去,頭也不回的大吼:「撤退!」

「副隊!」 雀看着眼前寬厚的背影,加入離陽守望者數年來,劉洪永遠都是把後背留給了他們,一人一盾為他們擋住了所有危險。

「走!」劉洪渾身沐浴在白光之中,體內的星力大放,這次將所有的星力都釋放出來,只為能阻擋向自己而來的六級異獸片刻。

他不能後退,他的背後是朝夕相處的隊友,是離陽市的萬家燈火。

徐言衝過去,單手提起雀,向後方跑去,身邊是守望者僅剩的兩人。

所有人都知道劉洪很難擋住異獸的腳步,可是離支援到達還有二十五分鐘,他們只能用命去換時間。

退至江邊,江水滔滔,徐言看向江對面。

是在網上被無數城市人自嘲的鳥籠,無數的高大樓宇,組成一片鋼鐵森林,可是這後面也是離陽人熱愛的家。

「徐言,跳江吧,唯一的退路,向下兩公里處上岸。」

安書恆的聲音傳來,徐言沒有回答,的確,現在唯一的活路就是跳入江內。

看着身旁的三人,徐言緩緩走至身邊,趁其不備右手拍出,將三人推入了江中。

面對徐言,這三人可謂是手無縛雞之力,還來不及反抗,身影已經被滾滾江水吞噬。

三品覺醒者,活下來應該很容易吧?徐言心中想着。

轉身看向劉洪的位置,異獸已經到了。

雖然與其相距數百米,二十多米的龐大身軀還是讓人背後直冒冷汗。

此刻的網絡上已經炸開了鍋,諸多異獸的照片開始在各大平台流傳,官方已經極力阻止,可還是架不住這次曝光的聲勢浩大。

北城江邊的居民樓中,許多居民走到陽台,看向江對面的身影,心中只有恐懼。

「爸爸,那是什麼啊?」小女孩扯着父親的衣袖指着江對面問到。

「妞妞乖,那邊是在拍電影呢,爸爸帶你去買棉花糖吃。」

「好啊,好啊,謝謝爸爸。」

……

劉洪的大盾在異獸面前顯得是如此的渺小,異獸一根觸手刺出,刺穿盾牌,從劉洪的胸口穿出,挑起吞入腹中。

「徐言!走啊!」安書恆在電腦前咆哮着催促,雙眼通紅。

此刻徐言大口呼吸着,隱約可見身上泛起白色星光。

天幕之上,一顆星辰閃爍,發出耀眼的光芒,此刻這顆星辰的光芒早已勝過周遭所有,此星名為開陽武曲。

徐言閉上雙眼,口中吐出一口濁氣,身後白光綻放,逐漸凝聚成一道身影。

睜開眼睛,右手破軍出現,徐言提刀向前衝去,這一次他的身後是離陽千千萬萬人。

徐言身後的身影逐漸清晰,徐言身上響起一道枷鎖破碎聲音。

大吼一聲:「武曲-請神!」

星光組成的身影終於凝聚,徐言正式踏入四品。

徐言雙眼被白光覆蓋,胯下星光凝聚成了一匹駿馬,宛如一道彗星只留下白色星光在其身後追趕。

「吾,關雲長,今日斬妖!」一道不屬於徐言的聲音從他口中發出。

進入四品之時,徐言再度引動一顆新星辰,名開陽武曲,可請武聖附體。

白色星光與血色異**錯,這一擊徐言斬下三根觸手,此時異獸三根觸手攔腰折斷,斷裂處向外噴涌着滾燙鮮血。

「吼!吼!」

異獸被徐言這一擊徹底激怒,剛剛進階的它極度需要血肉,江對面的血肉味道早就讓它亢奮不已。

此刻卻突然出現一隻螻蟻擋住了它,甚至還讓它受傷了。

十三根觸手從三個方向沖向徐言,調轉馬頭,橫刀於身前,胯下赤兔吞吐着熱氣,再度向前方衝去。

徐言揮動破軍竭力阻擋觸手的攻擊,可還是架不住觸手數量眾多,一根觸手從其右胸穿刺而過,藉此機會將其斬下,以傷換傷!

其眼中白光閃爍,胯下赤兔的身影也有些若隱若現,武曲的消耗太大了,這才不到半分鐘時間,體內的星力已經流失大半。

徐言控制着呼吸,盡全力減緩體內星力的消耗。

「小子,交給我,我來斬它一刀。」徐言腦海中出現聲音,正是武聖關羽的聲音。

徐言放鬆身體,緩緩閉上雙眼。

再睜眼,已是關雲長徹底掌控徐言身體,胯下赤兔嘶鳴。

破軍赤色光芒閃爍,赤兔如一道閃電向前,此去,斬妖!

異獸也不甘示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