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是北斗星君下凡》[我竟是北斗星君下凡] - 第5章 來自守望者的邀請

來自上京的命令自上而下不斷傳達,尋常百姓只是發現城市中警備部的**越來越多,卻沒有太在意。

轉頭又撲在網絡上繼續和來自全國各地的網友激情的討論前幾天出現的巨大怪獸。

「哥哥,你要去哪裡啊?」

小夢抱着安書恆的手臂問道。

安書恆放下手中的箱子蹲下身一隻手摸了摸小夢的腦袋說:「哥哥去帶你的言哥哥回家來,他太笨了在外面迷路了。」

小夢這才笑着說:「那哥哥你快去吧,不要讓言哥哥一個人在外面亂跑了,哥哥你要注意安全哦,小夢一個人在家也會很乖的。」

安書恆笑着叮囑了小夢幾句,雖然他知道小夢從來不需要他擔心,可讓她一人在家還是有些放心不下。

走出房門後,掀開大衣仔細檢查了身上綁着的炸彈以及腰間的手槍,又掏出手機仔細看了看家裡的安防系統,這才提着箱子離開。

南湖省,離陽市,守望者基地。

徐言緩緩睜開眼睛,天花板上的吊燈讓他眼睛有些不適,右手擋住光源這才發現自己身邊坐了個陌生男人正在看書。

這男人正是後續支援而來的六品覺醒者歐陽正德。

還未來得及開口,歐陽正德搶先一步開口說道:「醒了啊,左手床頭柜上有水。」

徐言從床上起身,才發現自己的面具已經不見了,身上的作戰服也被換了,衣服稍微有點緊身,不過身上的傷口竟然都已經結痂了。

桌上放着的水徐言並不打算喝,即使自己的嗓子現在極度難受。

畢竟此時的自己正處於一個陌生的環境,身邊還有個陌生的男人。

歐陽正德見徐言如此謹慎,微笑着將手中的書放在身邊的桌上。

嗯?《愛你千萬次》這男人還看這種書?人不可貌相啊。

徐言看到歐陽正德書的封面心中默默想着。

「自我介紹一下,守望者歐陽正德。」

「徐言。」此刻將自己的名字告訴他也無妨了,在自己昏迷的時候,憑藉守望者的能力肯定已經將自己調查的底褲都不剩了。

「你很不錯,四品能將一頭六級異獸傷成那個樣子,可是前所未聞啊,真是英雄出少年。」

歐陽正德笑眯眯的盯着徐言,這讓他有些背後發涼,直覺告訴自己眼前這人很危險!

在安書恆的危險名單上絕對能夠名列前茅!

「僥倖罷了,倒是守望者的手段讓我開了眼啊,真是國之幸。」

「離陽的守望者怎麼樣了?秦軍隊長在哪裡?」

歐陽正德沒有立刻回答徐言的問題,起身走過他身邊,打開房門才說道:「劉洪,王澤雲已殉國。」

徐言順着打開的房門望去,此刻杜嘉恩四人呆坐在客廳,靜的嚇人。

跟着歐陽正德的腳步走出房間,與杜嘉恩四目相對。

剛剛徐言的問題他們也聽見了,在現在這落針可聞的基地里,任何聲響都清晰可聞。

「隊長剛找到澤雲的時候異獸已經進階完成了,澤雲用最後的星力把隊長送了出來,即便如此,隊長還是受了重傷,現在還沒有醒過來。」

徐言正想要說話,突然一口污血吐了出來,這一口血頓時把客廳的諸位嚇了一跳。

唯有徐言背後的歐陽正德皺了皺眉頭,手中那支毛筆浮現,一個禁字從徐言後背飛入體內。

「異獸死後它屍體里有東西跑出來鑽進了你身體里,我這次可保你半年無恙,半年後再找我給你加固封印。」

胸腔中的不適感足以證明歐陽正德沒有騙自己。

說起來徐言遭遇此劫本就該他們守望者負責才對,徐言本可以選擇不來幫他們,也就不會受傷,自然也不會給那古怪東西可乘之機。

接過洛雲遞來的紙巾,道了聲謝。

洛雲回到電腦前,雖說面對隊友的為國殉職心中也是極為難受,可是這片土地還需要他們還活着的人繼續守護。

這時候突然發現基地後門的監控消失了,就連星力波動檢測也不能使用。

「基地後門異常情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