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是北斗星君下凡》[我竟是北斗星君下凡] - 第7章 古怪的青蛇

徐言趕到豐澤大廈對面的高樓樓頂,看着對面三十層高的大廈。

這好好的大樓為什麼外壁都是玻璃,早知道就讓安書恆加個蜘蛛俠的爬牆了。

混入大廈一樓,徐言驚奇的發現周圍有許多頭戴動物面具的黑衣人,從大廈退了出去,拐入一個小巷子裏面,找到了一個推着車小攤販。

這家正好在賣卡通面具,隨手拿了一張,丟下十塊錢徐言快速離開了。

「小夥子!要不到這麼多!五塊就夠了啊!」

老闆望着徐言遠去的背影只能感嘆現在有錢人是真的多。

找到一個隱秘的角落重新將作戰服換上。

尾隨着幾個面具人一同走入電梯,巧合的是這一群人的目的樓層都是二十五層。

徐言提高了警惕,開始懷疑這些面具人或許與那個神秘組織有關。

這時候才從電梯門上看見自己拿了一張牛面具,這是要讓自己當牛戰士嗎?

「叮!」

二十五層到了,徐言藏在人後,警惕的看向緩慢開啟的電梯門,開門之後電梯兩側站着兩個身披紅色斗篷,一人戴着牛面具,一人是豬面具。

前面的人低頭彎腰恭敬的走了出去,數人排成一列,如同朝聖一般。

徐言趕緊學着他們的動作一同走了出去,從他進入這棟大廈之後,耳麥中再也沒有聽到安書恆的聲音,現在只能靠他自己了。

跟隨着前面的人緩慢前行,徐言發現周圍還有很多如同他們一樣的隊伍,還有許多紅斗篷圍住了他們,再加上每人臉上的戴着的動物面具,看上去好像他們就是被人趕着的牲畜。

半分鐘時間,徐言總算見到了今日的正主,四級異獸,一條巨大的青蛇盤踞在樓層**,身邊站着五名紅斗篷,青蛇好似感受到了徐言的注視,一雙籃球大小的眼瞳望了過來。

好在徐言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青蛇沒有找到剛剛的異樣,轉過眼睛繼續忙着它的正事。

隊伍的終點便是異獸。

猩紅的舌頭在一隊隊人身邊遊走,基本上每一條隊伍中都有七成的人被它捲入腹中。

一頭四級異獸在徐言面前倒是不足為懼,不過周圍那些神秘的紅斗篷倒是頭一次見。

現在還不是動手的時候,先搞清楚他們是要做什麼才是重中之重,這樣一個組織在城市中可謂是一個定時炸彈。

很快徐言所在的這支隊伍走到了青蛇前面,每個人都抬起頭就好像在接受審判一般。

青蛇的舌頭遊走到徐言附近停下了,巨大的蛇頭來到眼前,四目相對。

徐言盯着這雙巨大蛇眼,在這條青蛇的眼神不同以往的異獸。

曾經那些異獸的眼睛中只有殺戮與**,唯獨這條青蛇的眼神更像是與人對視一般。

一人一蛇對視了足足五秒,青蛇才移走了腦袋,舌頭一卷,徐言一隊八人除了他都被青蛇捲走,一一吞入腹中。

肉眼可見青蛇的腹部脹起,再度盤成一團,閉上了它駭人的雙眼。

徐言還在疑惑青蛇的舉動,這時候一名紅斗篷走了過來。

「恭喜你,被青蛇大人選中,成為了一名真正的教徒,跟我來。」

紅斗篷留下這一句讓人捉摸不透的話。

徐言趕緊跟上,成為了真正的教徒?自己這是打入了敵人內部了嗎?這麼簡單?

隨着紅斗篷來到一間會議室,或許只能說是曾經的會議室,現在這裡更像是一個邪教的基地。

會議室中一位身披黃色斗篷,頭戴蛇面具的男子坐在最上方。

下面還有四位身着橙色斗篷,同樣是蛇面具。

其面前還有數個先前沒有被青蛇吞食的幸運兒,一一排隊等待着。

帶他進來的紅斗篷見徐言站着不動,從後面推了他一把。

徐言一驚,差點把破軍掏出來。

紅斗篷走到前方低聲與一名橙斗篷說道:「大人,這是青蛇大人單獨選中的人。」

橙斗篷深深的看了一眼徐言,轉頭恭敬的向黃斗篷傳達。

很快,徐言被單獨叫了過去,其餘還在排隊的人直接被趕了出去。

「你上前來。」

徐言提高警惕,這時候就很想要一個能夠探測星力波動的能力。

這些人怎麼不學小說裏面那些反派,上來就自報家門。

「既然青蛇大人選中了你,那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