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背刺恐怖木偶撿小命》[我靠背刺恐怖木偶撿小命] - 第1章 它又回來了

凌晨3點的街道透着極致的黑暗,彷彿連零星的路燈都被黑暗侵蝕,無法履行它的職責。

「叩」「叩」「叩」「叩」

小東巷一棟彷彿上個世紀建的破敗小二層門前,敲門聲響起,漆黑一片中,影影綽綽晃動的暗影在門前徘徊。

二樓,戴溪四仰八叉的睡得正香,只她腳邊處,一隻通身漆黑沒有一絲雜色的黑色肥貓警覺的豎起耳朵,睜開黃色豎瞳,彷彿在黑暗中閃着亮光。

許是因為門內沒有動靜,外面的影子有些氣急敗壞,重了許多敲門聲又響起來。

「叩」「叩」「叩」「叩」

一聲比一聲重。

然而戴溪比豬睡的都香,絲毫不為所動,翻了個身,抱着被子繼續睡。

黑色肥貓直起身,踩着貓步以不符合自己體重的輕盈來到戴溪臉龐。

對着她的臉就來了兩記貓拳。

戴溪皺緊眉頭,肥貓「喵喵」兩聲以為她要醒來時,她又翻身成大字型睡得正酣,嘴角吧咋兩下,嘟囔了一句肘子好吃。

肥貓鄙視的瞪她,聽着外面越加急促的敲門聲,耳尖微動,貓嘴熟練的上前叼起被角,把腦袋埋進去,癱成一團貓餅,不一會兒,比戴溪只高不低的呼嚕聲傳來。

主寵二人的呼嚕聲像是比賽一樣,此起彼伏。

徒留門外的敲門聲風中凌亂。

早晨七點左右,戴溪睡眼朦朧的直起身,伸了個懶腰。

「嘶」

戴溪吃痛的摸了摸自己兩邊臉頰:「我去,誰打了我兩巴掌,怎麼這麼疼?」

肥貓在她醒來時也跟着起來伸了個懶腰,聞言,貓瞳里閃過心虛。

等戴溪赤着腳去衛生間照鏡子時,肥貓跳下床,對着門把手熟練的躍起壓下,門開,它悄無聲息的溜了出去。

看着鏡子里左右對稱的貓拳印子,戴溪眸中怒氣翻湧,該死的小賤貓,又趁機使壞。

跑出去,她舉起拖鞋,看向打開的門,追了出去。

不一會兒,「喵~」凄厲的貓叫響徹街頭巷尾。

戴溪看看離肥貓八寸遠的拖鞋,又看看仰躺着露着肚皮慘叫的肥貓,瞪着死魚眼,戲精小賤貓。

冷哼一聲,她上前穿上拖鞋,理都不理戲精肥貓,拿起沙發上的外套披上,越過它下樓,氣得她都餓了,她得去買早飯。

肥貓止住乾嚎,貓瞳里閃過得意,起身追到她腳邊,喵喵叫着提醒她,本主子餓了,鏟屎的別忘了它的早飯。

戴溪翻着白眼,腳步不停,下了樓梯,穿過一樓一排排擺滿貨品的貨架,打開門,一個漆黑的木箱出現在眼前,木箱上刻着奇怪的紋路,初看還不怎樣,越看越覺得詭異,散發著不祥的氣息。

莫名的打了個寒顫,戴溪憑藉著這幾年的血淚教訓,面無表情的拉起箱子,把它拖到垃圾堆旁。

箱子里,某個詭異存在正咧着木製的大嘴,準備來個開箱殺的它,就聽到自己住所被拖着跟水泥路摩擦發出的刺耳聲音,詭異微笑頓時僵在臉上。

不是,這是幹嘛?

都不好奇打開看一看的嗎?

現在的人都這麼缺乏好奇心了?

這時垃圾車緩緩駛來,不一會兒,木箱連同垃圾一起被收走,戴溪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低頭,臉色下沉,吩咐某隻小賤貓看店。

沒錯,戴溪家一樓就是她自己開的小便利店,附近都是老街坊,平常很是照顧她的生意。

這裡臨近一所大學城,周圍都是常年傳言要拆遷卻怎麼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