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背刺恐怖木偶撿小命》[我靠背刺恐怖木偶撿小命] - 第2章 反覆丟棄

戴溪看着腳邊充斥着不祥氣息的箱子,冷汗如瀑布一般。

它,它,它怎麼又回來了?

卧槽,冷靜,冷靜,我擦,冷靜個屁啊!

只見戴溪後退幾步,靈活的跳上櫃檯。

「喵!!」

來寶慘叫着被擠下櫃檯,肥胖的身子三百六十度翻滾一圈,有驚無險的落地,瞪着眼珠子仰着肥腦袋接住隨後落下的最後一條小魚乾。

幾口吃完最後一條小魚乾,它才支起腦袋,人立起來,衝著戴溪『罵罵咧咧』,貓言一度難以入耳。

別問戴溪怎麼從一堆喵喵喵中聽出罵她的,她就是聽得懂。

若是平常,戴溪早就跟小賤貓對罵,然後以小魚乾和貓條相威脅,贏得這場『戰役』,得意的欣賞小賤貓挫敗的表情。

可此刻,戴溪全副心神都被這個突然出現的木箱抓緊。

來寶罵罵咧咧半天都不見笨蛋主人反駁,十分不滿,眼神順着笨蛋主人的視線落在漆黑木箱上,彷彿也被詭異的氣氛所感染,渾身的黑色毛髮炸了起來。

四隻爪爪十分靈活的向後撤,十分沒有主寵愛的跳到了外頭,隔着落地窗警惕的望着裏面,大有一個不對就趕緊『跑路』的架勢。

戴溪死魚眼,被它這麼一鬧什麼緊張都沒了,狠狠瞪了某隻沒義氣的小賤貓一眼,她深吸一口氣,翻身下了櫃檯,怕什麼,鬼都見過,前幾天還被鬼追了幾條街,不過是一個箱子,有什麼可怕的?

壯着膽子,她在心裏告訴自己,這都是小場面,hold得住。

她神色盡量平靜,上前伸腳抵住箱子,推,嗯,還好,推的動。

這一次,戴溪帶上箱子騎上自己的小電驢,扔到了隔幾條街的垃圾桶里,敞口,正午的陽光下,曬死它,動作一氣呵成,她再一次露出滿意的笑容,轉身騎上小電驢,趕緊走。

午飯戴溪準備湊合一下,從貨架上拿來泡麵和火腿,開水倒在泡麵里,火腿撕開腸衣。

「喵!」

來寶朝着落地窗外叫了一聲。

戴溪抬頭看去,什麼也沒有啊,瞎叫什麼?

收回視線,她頓時變了臉色,嗯?她的火腿腸呢,那麼大一個又香香的火腿腸呢?

死亡視線落在某個幾口消滅罪證的小賤貓身上。

小賤貓歪歪頭,那小模樣要多無辜有多無辜,呵呵,要不是它嘴角的殘渣,她差一點就信了呢。

戴溪捏捏手指,表情陰險的漸漸靠近它。

「喵!」

來寶望着門的方向,毛又炸了。

還挺聰明,又轉移視線,猜猜她還會不會信?

「喵!喵~!」

來寶貓臉驚恐的一直盯着那裡。

這就不像演得了,戴溪心臟猛地跳了跳,朝那個方向看去,眼神緊縮。

它,又回來了!

嘭!嘭!嘭!是她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音,她緊張的咽了咽口水,身體僵直。

來寶緩緩的來到戴溪身旁,肥肥的身體猶如一朵嬌花,擠到她懷裡,瑟瑟發抖。

戴溪也跟着瑟瑟發抖,只覺得大中午的烈日都不能溫暖她冰涼的身體。

它怎麼又回來了呢?都扔的那麼遠了,它長腳了不成?

如果之前還能騙騙自己沒準可能是誰的惡作劇,早上可以解釋成是有人故意放在她門口,剛才可以解釋成她打盹的時候趁她不注意放的。

那麼現在她不能再裝下去了,這東西是真的纏上她了,因為她一直不錯眼的盯着,都沒打遊戲的心情,它確確實實是突然出現的。

就好像有個看不見的『人』拎進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