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背刺恐怖木偶撿小命》[我靠背刺恐怖木偶撿小命] - 第4章 『打掃阿姨』

大開的窗戶發出「咯吱」「咯吱」聲音,像是被什麼憤怒的推開,兩片窗門來回蕩漾。

陰寒氣息的風吹得戴溪髮絲雜亂飄揚,恐怖木偶矯健的爬上床,臉上掛着獰笑,抬起枯瘦如雞爪的雙手緩緩向她脖頸掐過去,去死吧,小畜生!

腦門一涼,起風了?下雨了?風把雨水帶進來了?她猛的彈了起來。

「哐當!」

她腦門一疼,好像撞到了什麼?

心中一緊,家裡進小偷了?戴溪忙手腳麻利的打開床頭燈,地上,一個搖頭晃腦呲牙咧嘴扭腰擺胯,掙紮起身的小身影映入眼帘。

四目相對。

戴溪:「……」

恐怖木偶:「……??」反應呢?尖叫呢?它難道不可怕嗎?

如果她知道它的想法,她會告訴它,未知才是可怕的,就它這個小東西,如果在她沒見過鬼怪之前,或許可能會被猛的嚇一跳,可是見多了腸穿肚爛,頭上冒洞,血刺呼啦的厲鬼,它一個比她膝蓋高不了多少的恐怖木偶,只是小case啦!

越想怒火越是高漲,恐怖木偶面目猙獰的擺出沖向她的姿勢。

戴溪愣住。

戴溪咬唇。

抬手擺出讓它等等的手勢,剛剛睡醒還很遲鈍的大腦開始高速運轉,目光看向地上放着的熟悉木箱,此刻它大開着,裏面沒有漆黑的地獄,只擺着一個孤零零的小枕頭,和一床雜亂的小被子。

她看看木箱,又看看錶情恨的彷彿要吃了她的木偶。

所以,這個木箱是這個木偶的『棺材』?

所以,這些日子反覆浪費她時間,意圖恐嚇她的就是這麼個小東西?

戴溪神色漸漸凝固。

戴溪臉色漸漸危險。

她抄起枕頭下藏着的扳手。

不對,這反應不對!恐怖木偶獰笑再次僵在臉上,木腿下意識的退了一步。

突如其來的忌憚讓恐怖木偶恨不得抽自己倆大比兜,這幾日的連連受挫讓它都有些懵了,啊呸,它可是從沒失過手的靈異界『number one』的恐怖大師(自己封的),怎麼可能後退,恥辱,這是絕對的恥辱!

想到這,它呲牙咧嘴,一張隱約可見的恐怖鬼臉浮現在它臉上,十分瘮人。

戴溪閉上眼睛,不是害怕,而是覺得辣眼。

恐怖木偶這回滿意了些,終於知道怕了?晚了,它要用她的鮮血洗刷它的恥辱,它抬腿,像一個小炮彈一樣沖向她。

「嘭」

恐怖木偶歪着頭,腦袋感覺嗡嗡的。

戴溪舉着扳手,給它來了一下之後,見它怔愣住也沒有乘勝追擊,嗯,她是個講究武德的對手,除非它先動手,她才會『被迫』還擊。

「咔」「咔」

恐怖木偶轉過腦袋,這就是被人爆頭的感覺嗎?

打的真他么疼!

回過神,它後退兩步,這次它選擇不近身,改用別的絕招攻擊。

一股神秘力量向戴溪襲來,幾秒過後,她紋絲不動,與恐怖木偶大眼瞪小眼,彷彿在說,就這?

恐怖木偶臉都黑了,怎麼可能?它不信,陰寒的力量再次在它身體里爆發,襲擊戴溪。

這一次戴溪沒有感覺到,一旁的床頭燈卻突然爆裂,卧室的窗帘被神秘力量撕扯成碎片,梳妝台上的護膚品也被掃到了地上,咵嚓咵嚓碎了一地。

戴溪渾身顫抖,不是嚇得,是氣的,嘴裏發出土撥鼠尖叫,看看陪伴她十年的檯燈,又看看只只用了五年的窗帘,還有地上她新入手還沒來得及用的護膚品,突然感覺不能呼吸。

她面目猙獰,翻身下床,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