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背刺恐怖木偶撿小命》[我靠背刺恐怖木偶撿小命] - 第6章 講道理

客廳,恐怖木偶鬼鬼祟祟的摸到茶几上,手裡拿着一小袋粉末狀的東西倒到一杯牛奶里,然後拿手指開始攪拌。

戴溪詫異的看着恐怖木偶端來的牛奶,又看看它,狀似恭敬實則期待的神色,心裏有了答案。

她接過牛奶,在它的注視下緩緩靠近嘴邊。

「啊,不行,我突然想起來空腹喝牛奶好像不太好。」

「咯咯」

恐怖木偶暗暗磨牙,在戴溪看過來時,又揚起最真誠的笑臉,轉身回客廳給她拿來還沒開封的麵包。

戴溪接過麵包,打開包裝咬了幾口,嗯,有點干,在恐怖木偶眼神放光的注視下,她緩緩拿起牛奶,作勢要喝一口時,她頓住動作。

「哈哈,你是不是以為我要喝?騙你的啦,你是不是當我傻,一股子洗衣粉味,還有這麼多泡沫,你到底有沒有生活經驗,牛奶會有這麼多泡沫嗎?」

戴溪把牛奶隨手放到床頭柜上,然後指着它的鼻子大聲嘲笑。

耍它,她又耍它,恐怖木偶頭頂冒煙,當即就要暴走。

戴溪抽出扳手,左手倒右手,虎視眈眈的凝視它。

恐怖木偶一僵,頓時揚起討好的笑臉,然後,默默轉身往閣樓走去,躺進它的小棺材自閉。

「嘭嘭嘭」

還不等它從自閉中緩過來,就聽見它的小棺材被人敲擊發出的悶聲,緊接着響起折磨它的惡魔那無情的聲音。

「出來,活都沒幹完就想休息?」

恐怖木偶只當沒有聽見。

不一會兒,外面傳來磨菜刀的聲音。

「某些木偶最好識相些哦,不然等我暴力開了箱,也不知道收不收的了手,要是誤傷了它就不好了。」

聞言,恐怖木偶雙眼流出兩道黑霧,嗚嗚,太沒有偶權了,不過,它還是識相的打開了木箱,乖乖的爬了出去。

「這才對嘛,不幹活怎麼能吃飯呢?」

恐怖木偶抬頭看她,它又不用吃飯。

戴溪讀懂了它的意思,摸了摸鼻尖,強行跟它講道理:「咳,那個管住也是要幹活的。」

恐怖木偶看看陰暗破舊的小閣樓,想到她是如何將它的小棺材拖到這,又是如何威脅它必須把家安排在這,眼神充滿控訴的望向她。

「呃,這個,這個只是暫時的,你想想,你毀壞了我那麼多東西,你的工作夠抵了嗎?」

不夠嗎?這些日子,它可是天天給她里里外外都打掃乾淨,晚上她關店後,它還得被逼着去給她整理貨物。

戴溪搖頭,充分向它展示資本家的黑心,道:「你看你,才幹了這麼點活就想抵債,還有你租住我的閣樓,是不是也要付租金,這些算起來,都資不抵債好嗎?」

恐怖木偶無語,算了,她說什麼就是什麼吧,轉身,垂頭喪氣的去打掃房間。

望着失落的小身影,戴溪摸了摸下巴,難得有些反思是不是自己有點過分。

嘶,餓了,她得下去覓食。

吃了一桶泡麵一個雞腿和兩個滷蛋後,戴溪揉揉鼓起的肚子,仰躺在櫃檯里的靠椅里,來寶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的油漬,嗯,今天的雞腿不錯,鏟屎的下次它還想吃,它從櫃檯上跳到她懷裡,用眼神示意她。

「我去!」

戴溪被肥崽喵砸的臉色都變了,提起肥崽的後脖頸,咬牙:「你這隻肥崽,是不是對自己的體重沒有逼數,還是想故意壓死我?」

來寶貓瞳閃過心虛,鏟屎的誤會了,它又不是故意的喵喵喵,軟萌的叫着,還不時用毛茸茸的小腦袋蹭蹭她的手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