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背刺恐怖木偶撿小命》[我靠背刺恐怖木偶撿小命] - 第7章 雨衣男

雨淅淅瀝瀝的下了一天,暗巷裡,戴溪一手撐傘一手拎着打包好的鮮肉餛飩,心中發毛,怎麼回事,怎麼有種被什麼盯上的詭異感?

都怪來寶那隻小賤貓,非要吃西街的鮮肉餛飩,好吧,她得承認,她也想吃,要不然也不會頂着夜色伴着雨就興沖沖的跑出來,可人嘛,不就是這樣,怪別人比怪自己容易得多,哪怕對方是只小賤貓。

雨滴聲,什麼東西爬動的聲音,還有若有似無的喘息聲,讓戴溪心中越來越毛,她快步走着,又從快走轉化為小跑,此刻深恨爹媽少給她生了兩條腿,該死的,她就知道出來准沒好事,別是哪位『大哥』『大姐』看出她倒霉,想要整整她吧?

要不是現在她着急回去,都想停下來抽自己嘴巴幾下,要你嘴饞,要你嘴饞!嘴饞也就算了,為了早點吃到嘴,你還抄近路,你不知道自己很衰嗎?!!

「救,救,命~」

空氣中傳來若有似無求救聲,戴溪頓住腳步,神色糾結,雖然有很大可能是『大哥』『大姐』想要找她『玩』,可如果不是呢?

戴溪抿唇,牙齒磨了又磨,最終神色一狠,把餛飩放到撐傘的手上,俯身撿起不知道誰扔的木棍,顛了顛,不行,有點輕,把木棍扔到一旁,又撿起塊板磚,嗯,這個還行,滿意的點了點頭,她一鼓作氣的朝着傳出聲音的岔路口悶頭沖了過去。

「有人嗎?」

巷子不大,只有些黑暗,戴溪用胳膊夾着磚頭艱難的掏出手機,用上邊的手電筒照亮,光芒不算太亮,但能起到祛除心中些許寒氣的作用。

她顫顫巍巍試探着往前走,邊走邊詢問有沒有人,快到盡頭時,突然一個黑影竄了出來。

我地媽呀!戴溪心底發出土撥鼠尖叫,抽出磚頭就想砸過去。

「嗚汪~」「嗚汪~!!」

黑影=土狗,它警惕的朝着戴溪吠叫兩聲,看了看戴溪手裡的磚頭,它夾着尾巴後退,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跑出了巷子。

戴溪鬆了口氣,暗笑自己神經過敏,把磚頭扔到一旁,她撐傘快步離開。

巷子深處,一個滿頭血污的女子被人捂着嘴絕望的看着戴溪離去的背影,滴答,滴答,血水伴着雨水滴到地上。

她的身後,捂着她嘴的高大男子,身着黑色雨衣,默默的舉起手中的鎚子,嘭,嘭,嘭,一下又一下,血液噴濺到他的雨衣上,又被雨水沖刷而下。

直到女子再也不動,他起身,左右轉動自己的脖子,愉悅輕笑,邁着長腿往戴溪離去的方向追去。

雨衣男很快就趕上了戴溪,遠遠的墜在她後面,嘴角微勾,舉着鎚子就要大步過去。

戴溪走到巷口,一道汽車的強光打過來,她趕緊捂住眼,小跑的出了巷口,朝便利店跑去。

雨衣男閃身躲進暗處,眼睜睜的看着戴溪進了便利店。

店裡,戴溪把傘扔到一旁,脫了身上有些微潮的外套。

「喵喵~」

來寶貓瞳發著亮光,圍在她腳邊打轉,虎視眈眈的盯着她手裡的餛飩。

戴溪臉色一沉,假裝道:「哼,我剛才可是被嚇了一跳,得多吃點餛飩壓壓驚,所以你的,沒有了,你的明白?」

「喵!!」

來寶凄厲的吼叫,不明白,不明白。

它人立而起,對着戴溪大聲喵叫,激動的表情一看就是在口吐芬芳。

它急了,它急了!戴溪心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