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做任務找記憶》[我靠做任務找記憶] - 第8章 潑婦上門

周大潑婦其人,從名字上便能看出來,此人不好惹,更不講理,要不然不能在潑婦前面還多了一個大字。

周大潑婦本名周月娥,是五里溝本地人,年輕時候就因潑辣而出名。後來嫁給了同村的潑皮孫利軍之後,兩人屬一丘之貉,變得愈發不講理,五里溝沒幾個人願意惹上他們。

吳憶從旁邊人群的字裡行間聽出孫莉莉的媽媽周大潑婦蠻橫無理,覺得僅靠她們兩個小孩子是無法對抗的。於是趕緊拽着表姐李海月回到家中,準備讓三姨和她們一起來對付孫莉莉的媽媽周月娥。

剛回到三姨家不久,只見門外傳來了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

「李家那個小賤皮子哪兒去了?趕緊給我出來,看看!給我女兒的臉打的。今天不給我個滿意說法,我就在這兒不走了。哎!各位鄉里鄉親都來看看啊!他李家閨女兒打人不認啊!我家莉莉臉都打腫啦」

三姨張翠青聽到這聲音立刻出門,跟周月娥說:

「我家小月是不小心拿沙包丟到了你家女兒臉上,但是當時立刻就道歉了,反而是你家孫麗麗,明明已經聽到道歉了,還把我家小月推到地上,你看她的手都流血了。」說著便把表姐李海月的手展示給周大潑婦周月娥看。

「你女兒那叫活該,誰叫她先動手打人的。果然是有爹生沒爹養的小賤人,一點教養都沒有!」

「你……你胡說」三姨張翠青氣得渾身顫抖地說道。

「呵呵,我可沒說錯吧!你家**不是早就死了,女兒可不是沒爹養。怎麼,你張翠青難不成是有了相好的,這倆孩子有後爹了不成?天天上午往外跑,說不定是去勾搭哪個男人去了!」

周月娥語氣刻薄的說著,她就是看不慣張翠青這個寡婦。天天往外跑,到處勾搭男人,他家那個不爭氣的還總是盯着她看,就是這個不要臉的寡婦勾引的。生的女兒也像她,還敢打她女兒的臉,看她不撕了這母女倆!

「你胡說!我三姨每天上午都跟着集市走,去賣東西,根本不是你說的那樣。而且我們和孫莉莉玩丟沙包,表姐是不小心丟到了孫莉莉的臉上,當時表姐就道歉了。孫麗麗臉上根本就沒有傷,連個紅印都沒有,反而是我表姐給她推的兩手都出了血」

吳憶立刻回擊道,果然是個潑婦,說話真難聽,一點道理都不講。

「哪來的黃毛丫頭?敢這麼跟老娘說話!她張翠青每天上集市去賣東西,都做什麼你看見了?」

「我是沒看見,但是我知道我三姨每天都辛辛苦苦地準備明天要出去賣的東西,家裡也都是我三姨自己支撐起來的,你不能這麼詆毀她!」

「呵!我可沒看見!」

「那你更不應該胡說八道!我爸爸說了,你這種行為叫誹謗,可以去告你」

「你爸爸算什麼東西?管得了我?哼!我不跟你個黃毛丫頭扯皮。張翠青我就問你,我女兒這臉你打算怎麼辦吧?」

周月娥說罷,就把孫莉莉朝前一推。只見孫莉莉的左臉上面通紅一片,一看就是剛被人打的,根本不是丟沙包造成的。

「孫麗麗的臉根本沒有受傷,她剛剛離開的時候,臉上連個印子都沒有,怎麼可能出現這麼紅的一片,這一看就是被人剛剛打的,仔細看還能看見手指印呢!」

吳憶一邊說著,一邊指着孫莉莉臉上的指印,周圍的人見狀紛紛表示贊同,的確是手掌印,不過這掌印是哪來的?

周月娥見旁邊的人議論紛紛,絲毫不慌,臉不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