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做任務找記憶》[我靠做任務找記憶] - 第9章 惡人自有惡人磨

她怎麼也沒想到,女兒竟然這麼沒用,一顆棒棒糖就把什麼都招了。她怎麼生出個這麼笨的女兒,一點都不像她。還好沒有太蠢,把它親娘說出來,要是說出來,她回去非得打斷她的腿。

吳憶一臉看你還怎麼狡辯的表情,朝着周月娥說道:

「您聽見了吧?您女兒親口承認是她自己撞到的,可不是我表姐打得,現在,您該給我三姨和表姐一個說法了吧,你應該道歉!」

吳憶語氣強硬地說道,雖然聲音奶聲奶氣,可語氣不容拒絕。周圍的村民紛紛點頭,的確得跟人家道歉。

這時候,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從人群中走出來,身材矮小,佝僂着腰,手裡還拄了個拐棍,臉上的皮膚皺着,像是風乾的臘肉,正一步一步地走向周月娥。

「我說周大潑婦,你欺負人欺負到我李家頭上了,我大兒子是不在了,可我李氏還在,你休想欺負到我家人」老人嘶啞着嗓音說道,混濁的雙眼正緊緊盯着周月娥。

來人正是李海月的奶奶——李氏,村裡人都叫她李婆子。

說起這李婆子,年輕時做的不講道理的事情可不比周大潑婦少,只是後來年紀大了,才逐漸被周大潑婦蓋了風頭。現在,竟然又重出江湖了。

村子裏其他人滿臉興奮地看着,新老潑婦的對決,也不知道誰更勝一籌。

李海月冷冷地看着李氏,她的親奶奶早就來到這裡了,剛剛她媽媽和她被周月娥指着鼻子罵的時候,她沒有替她們母女倆說一句話,現在事情都快結束了,才蹦出來替她們出頭,有什麼用呢?她不稀罕。

「哈哈!我說李婆子,你可別冤枉我,我什麼時候欺負你李家人了,不就是小孩子之間發生點小摩擦,至於這麼較真嗎?」

「我較真?不是你來我李家門口滿嘴噴fen?說我兒媳婦找野男人?孫女打你家孫莉莉?我呸!還說不給你個說法,你就不走了,哼!現在是你要是不給我個說法,我還不讓你走呢?」

「你這糟老婆子,還要什麼說法?我剛開始說她張翠青的時候,你連個屁也不放一個,現在來找我要說法,沒有!」

「好你個周大潑婦!我那是走得慢,沒來得及。我可是看見了,你家孫莉莉把我孫女小月推的手都出血了,今天你不賠錢,你就別想走了!起碼得20塊!」

李海月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她就知道,奶奶根本不是關心她才替她出頭,而是為了要錢。

「我賠什麼錢,就擦破點皮,塗個紫藥水就好了,她李海月是大小姐呀,那麼金貴,還20塊,你搶錢吶?」

周月娥說著就準備轉身離去,李婆子哪裡肯讓她走,趕緊把拐棍攔在周月娥面前,身形矯健,絲毫不像剛出現時的顫顫巍巍的樣子。

「想走可不容易,趕緊賠錢!」

周月娥看李婆子竟然攔她,根本不在意,推開拐棍就要走。誰料這一推,李婆子竟然直接摔倒在地。

「哎呦!我這把老骨頭呦!要摔斷了,周月娥你好狠的心,欺負完我孫女,連我這個老婆子都欺負。哎呦喂!我不行了,骨頭斷了呀!」

李婆子大聲哭嚎着,樹上的棲息着的喜鵲被驚得飛走了,旁邊牛圈裡的牛都暫停了進食的嘴巴,正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想知道是誰發出的這麼大的聲音。

吳憶都驚呆了,嘴巴張的大大的。這表姐的奶奶可真是「厲害!」這是專業碰瓷兒的吧?果然,惡人自有惡人磨呀,對周月娥這樣不講理的人,還是得找比她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