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螺絲大能,靠坑貨系統養女帝》[我,螺絲大能,靠坑貨系統養女帝] - 第3章 斬草又除根,春風吹不生

東陽城。

入口處排上長龍般的隊伍,等着交錢進城。

這是規矩。

好比山裡打劫的,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不管交什麼東西,只要夠限定的價就可以。

如果有實力硬撼城裡幾個家族,強闖也不是不可以。

林多一沒有那麼做,老實排隊。

展現實力只會招惹不必要的麻煩,自己單純進城吃東西,沒必要在這種事上耽誤。

靈石而已,又不是沒有。

繳付入城費,他不緊不慢,卻一步十幾米,不停閃移,沒入人來人往的街上,鼻子比狗靈,尋着香味扎進城裡最有名的酒樓。

醉仙樓!

進門招呼店小二,點了滿滿一桌子的好菜,熱氣騰騰,香氣撲鼻,跟個餓死鬼一樣,大口大口,狼吞虎咽,吃的滿嘴流油。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食客都愣神片刻,之後以看鄉巴佬的目光看他,鄙夷、譏笑、輕蔑。

吃飯就吃飯,哪能分心。

林多一不與他們斤斤計較,完全無視在場所有人,自顧自吃菜吃肉,不亦樂乎。

想起丹藥吃到吐的日子,心有餘悸,忍不住哆嗦一下,額頭滲出細汗,大快朵頤,讓自己忘掉那些不開心的東西。

次元裂縫的生活,這輩子再也不想體會,跟坐牢一樣,枯燥煎熬,受盡折磨,僅是一想,後背涼嗖嗖。

他埋頭吃東西,一伙人走進來。

「掌柜的,老樣子。」

錦衣玉袍的公子哥吆喝,帶着身後的跟班直扎林多一的方向,只有他那裡有空桌子。

非也!

不是空桌子的事,他現在坐的地方,城裡誰不知道這是趙家二少定死的位置,敢觸碰其的威嚴,輕則一頓毒打,重則小命一條。

掌柜看他是外來人,有過阻止,可不聽啊。

現在好了,趙二少來了,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你剛來的?」

趙銘龍站在他身前,手裡扇敲幾下桌子,冰冷的語氣說到,臉上無所畏懼,濃濃的諷刺、輕蔑,嘴角淡淡的譏笑。

自己凶名赫赫,居然有人不知道。

好久沒有這種樂子,可別死的太快了。

他心裏想好一會兒怎麼折磨,眼前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

太久沒有活動筋骨,很多人都忘自己的威名。

送上門的踏腳石,不用白不用,該讓這座城池再度聞風喪膽。

「腦子有病?」

林多一冷言,斜了他一眼,繼續吃東西,全當狗在叫,根本不在意。

哈哈!

「有趣,實在有趣。」

聞言,趙銘龍大笑,走到後面的空位置坐下。

此刻的風平浪靜,一會兒慘不忍睹。

這是本城土著熟之的手段,光是想想,毛骨悚然,脊背陣陣涼風,吹的心驚膽寒。

【殺人償命,死不足惜!】

【選擇一:所謂命根子,男人立命之根本,女人幸福之核心。】

【褲襠少一物,走路不謖謖!】

【選擇二:大丈夫能屈能伸,黃金二兩爭渡,一磕求顧。】

【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選擇三:人以骨架立身,以筋肉包裝,以熱血活命。】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林多一吃的起勁,腦海傳來提示音,餘光後瞟,嘴角邪笑,很隨意的選擇。

【完成選擇!】

【斬草又除根,春風吹不生!】

【一雙鬼手測三圍,分筋錯骨走天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