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人間》[我命人間] - 第1章 時屹

時屹時期,妖魔橫行,天道崩塌,大道不存,世間再無完整的道,帝路斷絕,無人能成帝,人命如草芥,人言卑微,人,出生就被打上了烙印。

人族為奴的第五百萬年,天道崩滅。

世人陷入沉思,天道並不是生命,沒有自我,失去了自身,只是一個意識,可強者用神識探查,確認了天已經真正離去。

靈氣稀薄,人族潺弱,人族,被圈養,為食,有人奮起反抗,發現是無謂的掙扎,人族意志逐漸消沉,直到佛界的一則預言傳出。

…………

「據典籍上記載,在距離我們無數星系的天淵星域,有一隻叫始源的魔物,以生靈神魂為食。「

「每隔十萬年,始源便會降下滅世大劫,剝奪世間的生命,許多生命在一次次滅亡中證道,身化天道,庇護一方世界。」

「而我,只想和你還有你父親一起相守共度百年」言雨輕撫林亥的額頭,眼中滿是溺愛。

少年聽完,跳下雙腿,略微思索,背着手問道。

「世間大才數不勝數,沒人嘗試過斬殺始源嗎?」

不知想起了什麼,言雨的眼中湧現出深深的苦楚,聲音都變得有些悲涼,眼神中沒有了先前玩笑時的嘻態。

「林亥,你記住,神隕之巔,鎮天石上的每一個名字, 都是為人族戰死的先例,那個時代,人族強盛到了極點,始源還未誕生,人族也沒有現在這麼懦弱,可是呀,後來,什麼也沒有了。」

言雨眼角閃過無限暗淡,收了收情緒,將林亥推搡出門。

「去叫你爹回來吃飯,我真的是閑的慌,和你這孩子瞎扯這些沒用的。」

「哦」少年應了一聲,不知心裏在想什麼。

十年後………

大千世界,萬族林立,神帝稱霸神界,魔帝欲破魔界魔衍之淵,證明魔修才是世間正統,佛界言眾生皆苦,欲渡蒼生。

神界,大蠻荒域,人人以武煉為尊,強者執神物,俯瞰諸界,弱者,人前低頭,馬前哈腰,為奴為仆,苟活在世俗的屋檐下。

楓葉爛漫,蒼天古樹下,綿綿草地上,黎陽癱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少年,表情異常嚴肅,滿是皺紋的眼中滿是沉重。

「你要記住,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都要執着於自己堅守的信念,世間有很多不甘與不平事,以後遇到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要做到問心無愧。」

「無愧天地。」

「無愧於自己的道。」

「劍修。」

「一夫當千,萬夫莫開。」

「還有最後一件事要拜託你,今日我就要走黃泉路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惜惋了,以後再也不能照顧她了,我現在把她託付給你,你以後要對她好。」

黎陽看着眼前的少年,臉上滿是嚴肅。

「師尊要你以神魂起誓,以後照顧好她。」

「我林亥神魂起誓,身不死,道存,定護她到已隕。」

「不過話說,老頭你也真是的,要走了都不讓她見你最後一面,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

黎陽眼中多了抹苦澀。

「我嘛,既不是她的至親又不是他的師侄,我只是她生命中的一個過客,她的人生不應該因為我蒙上陰霾,你以後把她照顧好,我也就已經沒有什麼遺憾了。」

「我得走了。」

林亥表情異常沉重,收起了剛才的嘻態,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恭迎師尊仙逝。」

黎陽化作淡淡星光,消失在天地間。

一個少女發瘋一般的跑過來,一張白布遮住的眼睛,滿是淚水的臉上寫滿了悲傷,想抓住什麼卻又什麼都抓不住。

十年前,黎陽為躲避其他尊者的迫害,帶着蘇惜惋來到這座島上,並教導林亥修行,但也因身負絕命傷,於今日隕落。

「爹,娘,我們走了,勿念。」

柳絮飛揚,思緒萬千,兩人懷着滿腔熱忱奔赴漫天星辰。

當今這世道大亂,無數太古遺迹浮現,各族虎視眈眈,在妖族長久以來的壓迫下,人族掀起了一次次反抗,無數少年遠行,為人族搏一線生機。

林亥帶着蘇惜惋登上雲船離去,幾人彼此凝望着,直到雲船越駛越遠,越駛越遠,再也看不見。

林志陽的眼眸沉了沉,嘴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