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人間》[我命人間] - 第2章 再會

次日,天微微亮,街上傳來一陣陣躁動,不少人朝着蠻荒學院趕去,今日招新生,不少人前往觀禮。

蘇惜惋和林亥跟着路上的行人同往,不遠處,依稀可見天穹上數道水流垂落,虛空中漂浮一座座山峰,波瀾壯闊的宮殿屹立在一座座山峰之上,給人一種雄偉浩瀚的感覺,顯得極為氣派。

「這就是蠻荒第一大宗嗎,果然夠氣派。」順着聲源尋去,一個長相粗獷的大漢,指着蠻荒學院毫不避諱的評價着,眾人也是几几一群七嘴八舌的議論着。

熙攘的人群中,有兩道身影顯得格格不入。

林亥一襲黑衣,身後負着一個空空如也的劍匣,左手牢牢的牽着蘇惜惋,臉上盡顯剛毅,冷漠,有着這個年齡不該有的成熟,蘇惜惋緊緊跟着林亥行走在人群中,一襲白衣下,輕紗遮住了面龐,依然難掩那股愁苦之意,較好的身段引得行人側目紛紛,面紗下,蘇惜惋彷彿失神了般,一臉木納,眼中盡顯悲涼與落寞。

直至走到蠻荒學院門前,蘇惜惋才略微回過神,收拾了下心情,察覺到她的不適,身前林亥握着蘇惜惋的手更緊了些。

「踢踏踢踏、踢踏踢踏……」

不遠處一輛馬車疾馳而來,路上行人慌不擇亂的四處避讓,路中,一名年幼的孩童癱坐在石板路上啼哭,不遠處,一名上了年紀的少婦泣不成聲。

眼看就要被撞上,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身影擋在馬車面前,手上的巨錘瞬間脫手而出,恐怖的威力瞬間把馬車轟的四分五裂,烈馬被震殺於車前,激起一地灰塵。

「咳咳……」

一陣微風襲來,煙塵四散,一名少年從殘破的馬車中走出,體型臃腫,身材矮小,眼神不善的掃着對面的男子,眼神中竟有些許殺意流露。

「你惹到了不該惹的人,賤民。」

體型臃腫的青年憤怒的斥責道。

「你說什麼!!!」

聞言,男子怒不可遏,身子快速奔跑起來,手持巨錘沖向對面的少年,幾名家丁見狀迅速的圍上去與男子扭打在一起。

「是成炎,蠻荒城第四世家長子。」

有人認出面前青年身份,叫出聲來。

被叫作成炎的青年淡淡的撇了一眼人群,雙眼對着四周視若無人的掃視起來,幾乎只是一瞥,兩眼緊緊的盯着一個方向,猶如發現了寶物一般。

成炎肆無忌憚的打量着蘇惜惋,神情猥瑣至極,林亥察覺到這抹目光,不悅的皺起眉頭,伸出手把蘇惜惋別到身後,一臉警告的看着成炎。

成炎在察覺到這絲警告的目光後,這才將目光看向蘇惜惋身旁,看着那道黑色的身影,成目光中略顯驚詫,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過後,眼神中毫不掩飾的嘲弄,手指着林亥笑着身子問道:「你為何回來了?」

「當年你父母可是為你放棄了一切,才換得一個安享晚年的機會。」

「後悔了?」

林亥冷了冷眼眸,緩緩走向成炎,將手猛的搭在其肩上,沉着聲音說道:「我少時就跟你說過,我的事少問,你忘了,還是說這短短几年,你的脾性已經如你那廢狗老爹般糜爛。」

聞言,成炎身子猛的一楞,眼神中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平靜,緩緩朝着蘇惜惋走去:「罷了,你回不回來,與我無關,但你身旁的這位美人,哪怕是蠻荒城所謂的第一美女,恐怕不及她的半分。」

成炎毫無掩飾的讚美着蘇惜惋,臉上盡顯猥瑣,蘇惜惋皺起眉頭,目光猶如冰窖,神色不善的盯着這名十五六歲的少年,臉上有殺意浮現。

成炎的興趣更濃了,心底的佔有慾更加強烈。

「榮華富貴,金銀首飾,只要跟了我,林亥能給你的,不能給你的,我都會盡量滿足。」

見蘇惜惋依舊不理會,成炎準備開口脅迫之時,林亥單手緊握成拳,一步跨出,青石磚路面瞬間炸裂,碩大的拳頭瞬息便抵在了成炎的胸口。

「呯」

成炎猶如離弦之箭,倒飛出去,摔在地上,鮮血止不住的從口中噴出,肋骨被林人那一下打斷了數根,見到這一幕,四周的行人紛紛避讓開。

林亥盯着成炎,眼神漠然,臉上卻浮現出了怒意,周身靈力止不住的涌動,宛如游龍般。

「再不滾,可就沒機會了。」

成炎目光惡狠狠的盯着林亥,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眼中又湧現出深深的恐懼。

成炎低頭不語,雙手握成拳,緊緊攥在一起,眼中有不甘划過,風之術法包裹着身軀迅速離去,幾名家丁狀,不再和那青年廝打在一起,奔着成炎離開的方向奔去。

林亥走到那魁梧青年的面前,把那青年扶起,揚起一臉笑容。

「不知閣下怎麼稱呼?」

「醒生。」

「林亥。」

「幸會。」

兩人相視一笑。

「幾位少俠還是趕快走吧,那成家少主向來都是呲牙必報,這會兒功夫,應該是回去叫人了,他爹在這附近都是數一數二的強者」有人提醒到。

林亥聞言頓了頓身子,佇立在原地,低頭略顯深思。

「我倒也想看看你們口中的強者。」

「………」

過了一會兒,成天語從遠處踱步而來,看着林亥,不免笑出了聲。

「 昨日聽陳家主說你回來了,我本以為是一句玩笑話,現在看來,你父母當初的行為是多麼多餘,想方設法的帶你離開,現在你竟然自己回來了,簡直愚蠢至極。」

「閉嘴。」

林亥怒不可遏的打斷。

「這麼多年了,你這老狗還在天魂境二重停滯不前,對我出言諷刺,想必已經是失去了對自己的衡量,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