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人間》[我命人間] - 第7章 逆轉

鎮魔崖一事過後,消息傳出,世人一陣唏噓,兩位天才,因此事,徹底的站在了風口浪尖。

宗門擔心自己的安危,於今日將蘇惜惋召去,世人心裏明白,這是一場奔赴死亡的召見。

一峰大殿內,各峰峰主齊聚於此,雄偉的大殿卻安靜的可怕,氣氛壓抑至極,落針可聞,一望無際的石階上,蘇惜惋不斷向上走去,早霞倒映着她的背影,多了幾分凄涼。

「呯」大門被猛的關上。

高座上,眾人猶如審判之神,一言一語都即將決定二人的命運,蘇惜惋安靜的站在殿中,佇立着身子,可能是因為過於緊張,嘴唇有些發白,雙手緊緊握成拳,指甲不知何時深陷進皮肉中。

鎮魔崖塌,林亥陷入昏迷,各峰主為他們當日的漠視感到後怕,現在擺在兩人面前的恐怕只有兩條路,死或者被廢。

「各位,我認為這兩子心性純粹,定然不會做出報復宗門之事,如若殺之,損失兩名天才,對我宗來說何嘗不是一個大大的損失」劫修沉聲開口。

「哼。」

「損失,他日如若拔劍相向,那就得不償失了,劫峰主,依我看,就當種下奴印,讓其永世不得反抗。」

「嘶。」

聽到這話,後覺的蘇惜惋猛然驚住,眼眸也暗淡了不少,嘴唇泛白。

房榻上,陽光透過窗戶映射在林亥的臉上。

「蘇惜惋。」

林亥猛的坐起身來,下意識的呼喊 ,環顧四周,卻不見她的身影,聽到動靜,醒生急忙跑過來。

「鎮魔崖塌,各峰主齊聚一堂,要對你二人進行定奪,蘇惜惋早晨便已被喚去了,至今未歸,生死未卜。」

「可惡。」

林亥不甘的大吼,他那日早就料想到了,卻來不及。

林亥拖着還未痊癒的身軀朝着一峰趕去,眾人議論着,一時倒也沒個結果。

「吧嗒。」

殿門被推開,早晨的暖陽灑進大殿,林亥的身影站在那,在暖陽的映照下顯得無比高大,眾人向下看去,陽光有些刺目,片刻,才看清楚來人,蘇惜惋回過頭,一股暖意從心底流過。

林亥不卑不亢的走到高座下,臉上浮現出一層笑意,顯得人畜無害。

「宗門選擇漠視我能理解,畢竟這亂世,當以自己的性命為重,那日我陷入昏迷,來不及向各位峰主請罪,我甘願種下奴印,打消各位師伯的疑慮。」

「林亥,你可知種下奴印意味着什麼」劫修憤然開口道。

林亥笑了笑,顯得極為不在意。

「永世為奴,失去自身。」

高座上,李元站起身。

「放開你的意識,打開你的林海,馬上。」

林亥嘴角依然掛着笑容,沒有反抗,沒有質問,將自己的靈海暴露在眾人眼前,李元的靈識不斷在林亥的靈海烙印着奴印。

宗門忌憚蘇惜惋背後的勢力,心中大有顧慮,而林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