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人間》[我命人間] - 第8 章 求戰

諸天曆1999萬年。

歲末悄然逼近,大地已被厚厚的積雪覆蓋,天空中不斷飄落着潔白的雪花,人們穿起了厚厚的棉襖,大街小巷掛起紅燈籠,浪子回到了家鄉,準備迎接新年,宛如一個太平盛世。

兩人淡出人們的視野已經快一年了,如果不是有人刻意提起,世人恐怕都忘了那位為奴為仆的天才。

新年的第一抹陽光灑進窗戶,蘇惜惋睜開朦朧的睡眼,林亥不在身旁,被窩已然冰涼,一大早林亥便不知哪裡去了,看了看空蕩蕩的床榻,蘇惜惋心裏莫名湧現出一股深深的失落。

「唉。」

城中,小孩嬉鬧着,家中男子几几圍在一起,高談闊論,屋中不斷有飯香瀰漫出,林亥在少許開門的店鋪中不斷遊盪着。

蘇惜惋呆坐在屋中,眼眸看着遠邊的天際,顯得極為落寞,與這熱鬧的新年格格不入。

直到夕陽徹底落下,黑夜降臨,蘇惜惋才收回那期盼的目光,她蜷縮在床上,心裏莫名堵得慌。

「林亥,你去哪兒了呀」蘇惜惋傻傻的自問道。

「吧嗒。」

大門被推開,林亥躡手躡腳地爬上床,拉開被子伸手抱着蘇惜惋的細腰,頭靠在她的後背,聞着她身上特有的那股體香。

「睡了嗎?」

林亥下意識的搖了搖蘇惜惋,身子貼得更近了些,隔着薄薄的衣料,兩人彼此都能感受到對方身體的溫度,蘇惜惋大口喘着粗氣,臉頰紅得彷彿在滴血般。

聽着蘇惜惋的喘氣聲,林亥一把將蘇惜惋橫抱起,朝着城中的湖畔趕去,岸邊,林亥將租下一個船坊,二人坐在船頭,船坊漸漸向著湖中划去,華燈初上,不少人在岸邊放花燈,偶爾也有幾對小道侶在涼亭觀賞這一年一幕的盛宴。

「嗖,嗖嗖。」

一團團煙火沖向天空,燃起絢麗的火花,不少人抬頭看,林亥見時機成熟,將蘇惜惋摟入懷中,不容拒絕的把一個小紅盒子塞進她的手中。

「新年禮物,別弄丟了。」

林亥紅着臉,把頭別向別處,蘇惜惋把盒子打開,裏面是一條流動的靈海,散發著絲絲靈氣。

「喜歡嗎?」林亥期待的問道。

「嗯,很喜歡。」

蘇惜惋把盒子小心翼翼的收進納戒中,依靠在林亥的肩膀上,欣賞着漫天絢麗的煙花。

就這樣過了幾日,年的氣氛散了些,人走茶涼,各奔東西,心赴遠方。

一月後………

這日清晨,林亥從房舍中走出,目光多了些深邃,黑衣黑髮,身後背一把三尺多的古劍,多了些沉穩,給人一種桀驁,凌厲之感。

聽說帝都出現了劍主的遺迹,每一個宗門有數十個名額,而名額持有者,大多數是一峰弟子,林亥明白,這是一個機會,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他不能再等了。

一峰腳下,林亥持劍而上,引得路上的行人注目紛紛。

「不是聽說為奴了嗎,為何會在這兒,看他這身裝束,倒也不像個奴隸。」

路上的行人小聲的嘀咕着,林亥沒有停下腳步,並未理會。

山頂,人山人海,顯得極為熱鬧,不時爆發出一聲聲吆喝,不少人來爭這一次機緣。

林亥擠到場中,見有人戰敗,毫不猶豫的走了上去,周圍陷入一陣陣死寂。

「奴隸也能論道了?」

林亥撇了一眼周圍,眼神中有些許殺意流露而出。

「十三峰奴隸,林亥,求戰。」

「求戰。」

白衣青發一書生模樣的人躍上場地,翩翩而立,顯得極為有禮。

台下眾人看清林亥的對手,發出一陣陣驚呼,氣氛被推向了**。

「是楚北寒,他也是為了這次機緣而來。」

「你認輸吧,我不屑與奴隸一戰。」

楚北寒負手而立,眼中閃過不屑,嘴角揚起一抹深深的諷刺之意。

「你不屑與我一戰,無非就是,你敗,臭名遠揚,你勝,勝之不武,所以不與我戰,你在害怕,楚北寒。」

林亥淡淡的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