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靠系統抗戰》[我全靠系統抗戰] - 第5章 老鍾叔撤離紅葉寨

當王霄帶着張大壯等人回到紅葉寨的時候,發現老鍾叔等人正圍在一起,給一個重傷員上藥。
「都給老子壓住了,別讓他動;老子這兒可就最後一瓶金瘡葯了,要是再止不住血就完蛋了!」
人群中喊叫的那位青年,王霄認出來叫孫喜子;原本是個半吊子獸醫,進了紅葉寨,反而成了紅葉寨的郎中。
平時大家有個什麼大傷小傷的,都是孫喜子救治。
「操!
金瘡葯沒了,血止不住了!」
孫喜子哀叫一聲,隨後又大吼道:「毛巾、毛巾,壓住血!」
出大事了,這是傷員止不住血!
王霄急忙扒開眾人,擠到裏面去,想看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只見一位傷員左腿的大動脈破裂,血一直往外冒,即使蓋了好幾層毛巾,都不管用。
「這不行啊,要先止血!」
王霄這點常識還是有的。
「誰還不知道止血?
只是現在金瘡葯都沒了,拿什麼止血?」
「少當家的你別在這添亂,這裡正忙着了!」
孫喜子面色很不好,直接將王霄往外趕。
王霄差點氣樂了,自己一個受過現代醫學教育的人,在信息轟炸時代長大的四毒青年,難道還沒有你一個半吊子獸醫厲害?
「誰說沒有金瘡葯,就不能止血了,都讓開,我來給他止血!」
聽見王霄這麼說,孫喜子臉色一下子鐵青,像是自己受到很大的侮辱似的。
「沒金瘡葯還怎麼止血?
難道用泥巴?
少當家我承認你打槍有點本事,但是現在可是人命關天的事情,在搗亂我可就不客氣了。」
聽到孫喜子語氣不對,老鍾叔連忙將少爺拉走;現在傷員這麼多,可就指望着孫喜子了,前往不能讓少爺這時候添亂,
同時老鍾叔也感覺這次少爺真是胡鬧的過頭了,要拉出去好好訓一訓!
豆芽菜一樣的王霄,也沒什麼力氣,被老鍾叔拽的一臉的無奈。
抬眼看到張大壯抱着機槍在一邊幸災樂禍,當即雙眼一瞪。
「張大壯,給老子拿一包草木灰來,撒在傷員的傷口上止血。」
張大壯一臉的懵逼;「啥?
啥草木灰?」
王霄這才想起來,草木灰應該是學名,這個年代的人不知道。
於是連忙改口道:「就是燒火的柴火灰,趕緊給我拿一包過來,糊在傷口上止血!」
你還真用泥巴糊傷口啊!
張大壯用一種看傻子的表情看着王霄;「我不去,誰去誰就是傻子。」
氣的王霄都要大嘴巴抽他。
然而孫喜子卻一拍腦門,「對、對;柴火灰止血!
我怎麼就沒想到了!」
孫喜子這才想起來,以前的師傅教過自己用柴火灰止血,只是他忘記了……
當即對張大壯吼道:「張大壯你他娘的還站在那裡幹啥?
還不趕快去拿柴火灰!」
張大壯又是一臉的懵逼;「啥?
還真能用泥巴糊住傷口?
得,我是傻子,我去拿泥巴吧。」
老鍾叔也是一臉不好意思的鬆開少爺;和之前不讓少爺上戰場一樣,自己似乎又幹了一件蠢事。
「那個,少爺啊,我是準備把你拉出來透透氣;我早就知道你會說柴火灰了……」
王霄:……
之後,一把草木灰撒下去,果然血止住了,而且還不怕感染髮炎。
「咦,血止住了,少當家的果然厲害。」
「那是,少當家的不但槍法好,而且還會醫術,那是文曲星和武曲星一起投胎轉世的。」
「我學到了,以後我上戰場,就先喝一碗那個什麼草、草木灰沖水,然後再打鬼子都不怕子彈。」
「滾滾滾。」
聽着大家說的一個比一個不靠譜,王霄又好氣又好笑,把人一個個都趕走了,讓傷員能休息下。
只有孫喜子沒走,支支吾吾的來到王霄的身邊。
「有屁就放,還是不是漢子了!」
「那個,少爺,沒想到你還真會一點醫術,這次錯怪你了,你別往心裏去。」
孫喜子一臉尷尬的搓手手。
就這麼一招草木灰,居然都被稱為會醫術,由此可見,這紅葉寨的御用郎中的醫術是個什麼水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