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命大反派:女帝請自重!》[我是天命大反派:女帝請自重!] - 第2章 卧底任務,調查陛下性別

「不要啊!」

小刀劃破空氣落下,李仇只能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寶貝即將和身體分離。

李仇想死的心都有了!

別人穿越生活那叫一個滋潤,怎麼我一穿越就要做變性手術!

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就在刀子快要近在咫尺的時候,突然凈事房外傳來了一道聲音。

「住手。」

小太監動作戛然而止,刀子定格在了半空中。

眾人齊刷刷回頭望去,來人五十多歲,面色蒼白,眼神陰翳。時不時還會咳嗽兩聲。

「小的見過海公公。」

太監們連忙單膝下跪請安。

太監職位也分一到九品,眼前這位海公公就是總管太監,官拜正一品。

不僅如此,海公公深的先王信任,即便是許多一二大員見了他也要客客氣氣。

「鬆綁,我要帶這小子回去。」

福大海垂眸打量了李仇一眼:「等回宮後,咱家會替他凈身。」

一名小太監壯着膽子說道:「海公公,這好像不合規矩吧……」

「嗯?你是在質疑咱家的決定?」

福大海面露不善,整個人不怒自威,鋒利的眼神彷彿能把人身體貫穿。

「我我我……」

小太監倒吸一口涼氣,雙腿發軟瑟瑟發抖,險些癱坐在地上。

「我什麼我,還不照海公公說的去做!」

老太監用力拍了一下小太監的後腦勺,他只是個九品大太監,可得罪不起福大海。

幾名小太監也不敢多言,誠惶誠恐的鬆開了李仇手腳上的鐵銬。

李仇活動了一下手腳,然後一腳踹倒小太監,把他按在地上一頓暴打!

剛才就屬這狗腿子最積極,搶着要閹了他!

海公公站在一旁冷眼旁觀,之前就是這個小太監公然質疑他,該打!

直到李仇將小太監打成了豬頭,福大海才開口阻止:「夠了,跟我走吧。」

李仇站在原地不動:「等一下,海公公,讓我跟你走可以,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李仇看出來福大海需要自己為其辦事,所以他準備抓住這次機會報復老!

老子可是反派!

睚眥必報才符合我的人設!

福大海也不惱怒,斜睨了一眼,問道:「哦?你有什麼要求,說來聽聽。」

李仇指向了老太監:「我的要求很簡單,閹了他!」

老太監打了個激靈,心中破口大罵,這小兔崽子還真是有仇必報,都不帶隔夜的!

福大海似乎也來了興緻,問道:「他已經是太監了,談何閹割?」

「誰說太監就不能閹了?」

李仇理所當然的說道:「我覺得他沒閹乾淨,必須再閹一次!」

福大海沉默了片刻,嘴角掀起一抹笑意,隨意的揮了揮手。

「拉下去再閹一次。」

身旁的小太監們頓時眼前一亮,這可是拍福大海馬屁的好機會啊!

之前還阿諛奉承老太監的眾人,此刻瞬間調轉矛頭,一擁而上把老太監架了起來,牢牢綁在了床板上。

「海公公饒命啊!」

老太監拚命求饒,他這把年紀了,可承受不住那閹割之刑的痛苦!

福大海不理會求饒的老太監,徑直帶着李仇離去。

「啊~~!」

片刻後,凈事房內傳來一聲慘叫,老太監生死不明!

……

福大海住處。

這裡是一個單獨的庭院,青磚地、石桌石凳、瓦屋,充滿了古色古香。

「咳咳~~!」

回到屋內福大海坐了下來,單手捂着嘴輕咳。

李仇打量了一眼,這福大海一路上都在咳嗽,不會是腎虧吧?

不對,他一個太監不腎虧也沒用!

李仇倒了一杯茶,遞到福大海面前,兩世為人,這點眼力界他還是有的。

「海公公,喝茶潤潤喉。」

「你還挺懂事。」

「是海公公教的好。」

「我可什麼都還沒教你的。」

「雖然海公公還沒教我什麼,但您儒雅的氣質,讓我情不自禁對您產生了崇拜感!」

「呵呵,嘴還挺甜。」

福大海笑了笑,對自己選的人頗為滿意。

「對了,在宮裡行走,要有個自己的代號,你以後就叫小沙子吧。」

小沙子?

小傻子?

「公公,能不能換個名字?」

「那叫小簽子?」

李仇嘴角微微抽搐,怎麼還罵人呢,老子又不是加拿大電鰻!

我大着呢!

「你乾脆叫我**崽子算了!」

李仇碎碎念了一句,正好被福大海收入耳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