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命大反派:女帝請自重!》[我是天命大反派:女帝請自重!] - 第7章 與女帝結盟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吵得不可開交,眼看雄奎又要動手,小柱子立馬跳出來阻止。

砰~!

小柱子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呵斥道:「夠了,你們兩個都別吵了!」

「小貴子,雄大人乃是兩朝元老,不得對他無禮。」

小柱子象徵性的教訓了李仇一句,然後對着雄奎說道:「賑災一事,本王會在明天的早朝上與群眾商議,雄大人請回吧。」

「是,陛下,微臣告退。」

雄奎雙手抱拳,微微欠身行了個禮。

他心裏有千萬個不甘心,本來今天能讓陛下撥款百萬兩黃金,好事全被這個小太監給攪黃了。

但話已經說道這份上了,他要是再繼續糾纏下去,真就落實造反的名頭了!

「小貴子公公,有機會我雄某人再來向你討教幾招!」

臨走前,雄奎還惡狠狠的瞪了李仇一眼,言語中充滿了威脅。

「呵呵!隨時奉陪!」

李仇可不吃這一套,雖然真打起來他未必是雄奎的對手,但他有手槍啊!

這老小子要是敢找自己麻煩,就給他腦瓜子上開個窟窿眼!

小柱子讓太監關上了門,等到所有人離去後,小柱子才如釋重負的坐在台階上。

「微臣見過陛下。」

李仇裝模作樣要下跪,但膝蓋始終沒有碰到地上。

跪是不可能跪的。

但眼前的人好歹是青丘國君白淺,樣子還是要做作的。

白淺好笑的搖了搖頭:「行了,別裝模作樣了,過來坐吧。」

「嘿嘿,謝陛下賜座。」

李仇也不客氣,坐到了白淺身邊。

「小貴子,今天謝謝你。」

「害,別客氣,咱們是朋友,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朋友?

白淺微微一怔,詫異的看着李仇。

他從小到大就像只鳥兒一樣被困在這王宮內,雖然整個青丘國都是他的,但他卻從來沒有過一個真正的朋友。

朋友對他而言可望而不可及。

白淺會心一笑:「小貴子,你是我第一個朋友。」

「那我真是太榮幸了。」

李仇樂不思蜀,小柱子和陛下是同一人,小柱子又是女扮男裝。

那陛下的性別已經很明顯了!

青丘國君是個女人!

沒想到歪打正着,提前完成了福大海交給自己的任務。

「陛下,這雄奎如此狂妄自大,您為什麼不除掉他?」

「呵呵,你剛進宮,有許多事情都不知道。」

白淺耐心的解釋道:「雄奎乃是兩朝元老,整個朝堂有一半的官員是他的人,黨派勢力根深蒂固!」

「且不談雄奎黨羽眾多,他手上還握着三十萬兵馬大權,真把他逼急了,隨時都可能造反。」

李仇瞬間明白過來,這雄奎不是奸臣,而是個徹頭徹尾的大權臣!

權臣不一定會造反,但同樣留不得!

雄奎的勢力已經隱約威脅到了王室的統治,而且他目中無人的行為,已經觸碰到了王室的底線!

估計雄奎手上沒有兵權的話,白淺早就把他給咔嚓了!

「擒賊先擒王!」

李仇給白淺出起了主意:「咱們只需要先擒住雄奎,奪走他的兵符,就能不費一兵一卒拔掉這根刺!」

「你說的我不是沒想過。」

白淺無奈的搖了搖頭:「但雄奎是青丘第一勇士,武學造詣登峰造極。」

「他力大無窮,曾經徒手生撕猛虎,一身橫練的外家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