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天命大反派:女帝請自重!》[我是天命大反派:女帝請自重!] - 第9章 鴻門宴,坑殺權臣

御書房內。

傳旨太監推門而入,見到白淺後立刻誠惶誠恐的跪在地上,連腦袋都不敢抬一下。

白淺皺了皺眉頭,詢問道:「朕不是讓你去傳奎雄進宮,為何只有你一人回來?」

「回稟陛下,奎大人說他換身衣服就到。」

太監腦袋緊貼地面:「奴才辦事不力,請陛下降罪。」

聞言,白淺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君王召見臣子,就算躺在病床上,只剩下半條命,爬也要爬過來!

但奎雄卻以換衣服為理由故意拖延時間,完全不把王命放在眼裡!

真是膽大包天!

白淺眼眸中掠過一抹殺意,奎雄擁兵自重,雖然暫時沒有反心,但已經有了反骨!

今天奎雄夜郎自大,蹦不把她的命令當回事,明天說不定就會謀朝篡位!

這個禍害留不得!

白淺隨意的擺了擺手:「你退下吧。」

這事情也不能怪罪太監,奎雄在她面前都敢大呼小叫,一個傳話的太監,奎雄更加不會放在眼裡。

太監如獲大赦,連忙起身倒退出了御書房。

嘭~~!

等到太監走後,白淺重重拍了一下桌面,宣洩着心中的怒火!

好一個奎雄!

竟敢視王命如無物!

白淺臉色陰晴不定,她感覺自己的威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踐踏和褻瀆!

坐在一旁的李仇抖着二郎腿:「一個將死之人罷了,陛下沒必要與他置氣。」

白淺這才冷靜下來,深深的吸了口氣。

「你說的沒錯,朕就看看過了今夜,他奎雄還能不能狂的出來!」

……

大約又等待了半炷香的時間,奎雄才姍姍來遲。

「微臣家中遇到了點事耽擱了,請陛下贖罪。」

奎雄雙手重疊微微欠身行了個禮,嘴上是在賠罪,但臉上沒有半分歉意,反而眼神中有些沾沾自喜。

「愛卿免禮。」

白淺嘴角在笑,心裏對奎雄的殺意都快溢了出來!

奎雄當然不知道白淺想殺自己,見後者態度這麼溫和,絲毫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奎雄心中更加得意!

一國之主又怎麼了?

還不是要乖乖等我奎雄!

他敢對我發脾氣嗎?

心裏不爽也只能給老子憋着!

我奎雄才是青丘國的天!

「小貴子公公也在啊!」

奎雄惡狠狠的瞪了李仇一眼,上次被李仇破壞了好事,他心裏一直記恨着。

奎雄心生一計,突然對李仇發難!

「沒規矩的狗奴才,這裡是御書房,你一個剛入宮的小太監,有什麼資格坐在這?」

奎雄冷笑一聲:「今天我就替福大海,教教你宮裡的規矩!」

奎雄摩拳擦掌,已經準備對李仇痛下殺手!

上次他疏忽大意,才被李仇佔了便宜,這次他使出全力,一定能夠碾殺李仇!

幹掉李仇後就說自己一時失手,相信白淺也不會為了個小太監怪罪自己。

感受到奎雄的殺意,李仇撇了撇嘴。

「王宮是你家開的?老子在哪關你吊事?」

李仇不客氣的回懟道:「陛下都沒說什麼,輪得到你在這放屁?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你說什麼!」

奎雄氣的吹鬍子瞪眼,白淺都要對他客客氣氣,這小太監竟然敢和他這麼說話!

「你什麼你!」

李仇犀利的吐槽道:「留個大鬍子,你以為自己是鰲拜啊!」

「哈~~tui!少擱那擺出一副臭官僚的架子,老子看你這龜孫子就來氣!」

「來人!關門,殺狗!」

哐當~~!

李仇一聲令下,四周牆壁上突然落下了幾道堅固的鐵柵欄,封死了所有的門窗。

一群手持大刀的鐵盾的侍衛,齊刷刷從屏風後方躥了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