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曾經深愛過》[我也曾經深愛過] - 006 流產

  第二天一早,一陣腳步聲響起,許安晚被驚醒,剛從床上坐起來,門就被人從外面打開,看着邵景南出現在卧室門口,臉色剎那冷了下來。

  起身道,「邵景南,做人最基本的修養呢,進來之前不知道敲門?」

  「砰」的一聲門關上,許安晚渾身一陣顫慄。

  邵景南直接一個大步跨到她的面前,伸手掐住她的下顎將她抵在牆上,眼底滿是陰鷙,「許安晚,你昨天晚上到底跟傅先生說了什麼,為什麼一大早嫻傅會拒絕跟易盛合作?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了這次的合作案準備了多久?」

  「咳~」被他突然掐住下巴,臉頰憋得一陣通紅。

  雙手拍打他的手臂,卻撼動不了半分,幽幽的挺直腰板,杏眸怒視着他,諷刺道,「邵景南,嫻傅拒絕合作,也許就是知道你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人品有問題!」

  手下的力道加重了幾分,冷笑一聲,「許安晚,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伶牙俐齒了?你以為讓嫻傅不跟易盛合作,我就沒有別的辦法?」

  許安晚還沒反應過來他話里的意思,面前就出現一份股份轉移協議,頓時臉色微變,邵景南的意圖再明顯不過,這是要對她用強,想強行逼迫他簽字。

  「邵景南,你放開我,我死也不會在上面簽字的。」

  她的掙扎,落在邵景南的眼裡,彷彿就是看着困鬥的獸,從口袋裡拿出紅色章油,拿過她的手就往上面摁,許安晚用盡全身掙扎,埋首對着他的手背咬上去,邵景南因為疼痛,猛地將她大力甩開。

  抽出紙巾捂住手背上黏膩的液體,看着匍匐在地上許安晚,滿臉陰沉的說道,「你以為你今天能跑的掉?」

  許安晚髮絲凌亂,蜷縮着身子,腹部襲來一陣無法形容的疼痛,下身一股熱流緩緩湧出,卧室里瀰漫著一股血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