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曾經深愛過》[我也曾經深愛過] - 007 狼子野心

  這個孩子在她的身體里三個月,就這樣沒了,死在他的親生父親手裡,是她沒有用,保護不了自己的孩子。

  不知過了多久,手機鈴聲突兀響起,抬眸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古泉。

  剛摁下接聽鍵,古泉焦急的聲音響起,「大小姐,您在哪?」

  「什麼事?」嗓音沙啞問道。

  聽出她聲音異常,古泉關懷道,「您生病了嗎?」

  「我沒事,是不是公司出什麼事了?」

  「剛才姑爺準備召開股東大會,說您已經把名下百分之五十股份都轉讓到他的名下,股東們議論紛紛,現在公司都亂成一團了。」

  「你說什麼?」許安晚瞬間凝眸。

  古泉將剛才會議上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隨後道,「大小姐,我不相信您會把股份轉移給他,是不是他逼迫您了?」畢竟前天晚上大小姐還跟嫻傅的傅先生簽署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協議。

  「古泉,」她喚了聲,沉聲說,「麻煩你繼續看着他。」

  「大小姐,您放心。」

  掛了電話,許安晚握着手機的手陡然用力,想到昏迷前一刻,邵景南好像拿過她的手指摁了下去,可是……她根本就沒有簽字!

  好一個邵景南,在她還未蘇醒就迫不及待的召開股東大會,想取代她總經理位置,他還真是急不可耐。

  這些年,她所以不在公司,但卻是一直都是易盛的總經理,當初結婚她是想撒手不管,因為信任邵景南想讓他擔任總經理的,但是遭到很多人反對,後來她也就沒堅持。

  掛了電話後,她又陸續的接到股東的電話,對她轉移股份這種大事的獨斷,表示不滿,她一一安撫,並說明自己根本沒簽字,希望他們能夠幫忙穩住公司內部。

  下午時分,病房門被推開,穿着素花裙子,身材豐滿的女人提着保溫盒走了進來,是她婆婆宋玉。

  「安晚啊,媽聽景南說你流產了,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宋玉將保溫盒放在一側的床頭櫃,一臉關切。

  許安晚皺了下眉,「媽,我怎麼流產的景南沒跟你說嗎?」

  宋玉臉上有片刻的不自然,「景南說你們吵架,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