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曾經深愛過》[我也曾經深愛過] - 008 別怪我絕情

  邵景南瞧着宋玉沒有方才那麼的生氣,側首對着顧肖然道,「肖然帶媽出去等我。」

  顧肖然原本在邵景南的面前就是小鳥依人的模樣,更何況宋玉又在場,自從上次她在邵家出事時毅然決然離開,宋玉對她就成見很深,為了能夠嫁給邵景南,這所謂的未來婆婆無論說什麼,她都能容忍,聽到邵景南的話,乖巧的走到宋玉面前柔聲道,「伯母,我們先出去吧。」

  宋玉剜了她一眼,顧肖然委屈的低着頭。

  「景南啊,安晚剛流產,你給我說話注意點,等你回去看我不教訓你的。」

  宋玉說完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許安晚,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用眼神警告他不許胡來。

  雖然她對許安晚也沒有表面這麼喜歡,但是跟顧肖然比較起來,她自然更偏向於許安晚,畢竟大家閨秀出身,跟她邵家也是門當戶對,但是和出身平民的顧肖然比較,無論是身份懸殊,談吐舉止,肉眼都能瞧的出來。

  「行了,媽,你出去,我跟安晚說幾句話就出去,還怕我吃了她不成。」

  「安晚,媽先出去了,有什麼事情好好說,在媽心中你始終是媽的好媳婦,明天我再來看你。」

  許安晚淡笑不語,對宋玉所說的話沒有絲毫的溫情,宋玉瞧着她不說話,拉着顧肖然走了出去。

  等房間里只剩下她跟邵景南時,許安晚維持在嘴角的笑容消失殆盡,她冷冷的看着這個同床共枕三年,這個潛藏野心的男人。

  「如果沒什麼事,你可以出去了。」

  她對這個男人早就隨着孩子流產而死心,這三年她就像小丑一樣,被這個男人哄的團團轉。

  邵景南置若罔聞,雙手插在褲兜里,走到她床邊坐下,「安晚,不要每次見面都急着趕我走,雖然我對你失去孩子表示很痛心,但是……」

  他話鋒一頓,「馬上易盛的董事長就是我了,看在我們夫妻一場,你要是表現的好,我或許會給你留下許家的主宅。」

  許安晚冷笑一聲,眼裡卻抑制不住泛起晶瑩,「邵景南,我們許家對你不薄吧?你以為你用卑鄙跟不正當的手段讓我摁下手印,你就能得到易盛,你未免想的太簡單了。」

  易盛的股東多數年輕的時候就跟着許明升打拚天下,單不說他不是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