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家精神病院》[我有一家精神病院] - 第6章 儀式(下)

「哈哈哈,姓張的,這一刻,我等的太久太久了。」名為小芹的女護士面露凶色,眼神中充滿冰冷。

「這一刀,是為了小蘭姐。」

「噗。」

小芹將手術刀抽出,又一刀扎中張醫生的肺部。

「草你媽!」

張醫生一腳踹向小芹,將她狠狠踢在地上。

「哈哈,死吧,死吧!」

「第一刀正中你的心臟,第二刀應該扎進了你的肺,這些都是你教我的……張老師……」

在伍佰來到縣精神病院之前,小芹與小蘭兩人從醫學院一畢業就考入了縣精神病院,被分配到了張醫生手下做事。

那個時候,兩人都是貌美如花的年紀,張醫生在見到兩姐妹的時候,心底就已經生起邪惡的種子,以教兩人醫學知識為由,時不時的騷擾兩人。

然而兩人迫於張醫生是領導的原因,一直也不敢過多聲張。在之後的工作中,也幸虧兩人機智,一直沒有被張醫生得逞。

直到半年之後,張醫生參加了儀式,成為「領頭羊」,獲得了力量。

從此,他絲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想法,甚至有一次光明正大的在辦公室對小蘭動手動腳。

再之後,小芹跟小蘭被張醫生趁機注入乳白色的藥劑,參加了一次儀式……

————

「嗚嗚,我終於,終於幫小蘭姐報仇了。」小芹艱難的從地上掙紮起來,看着半坐在辦公椅上,不停流血的張醫生,她的臉上浮現一道笑容。

反觀張醫生,已經失血過多的他,臉色漸漸蒼白,眼神也開始迷離。

「不……」

「我不想死……」

張醫生雙手艱難的撐住辦公桌,想要站起來。

「臭婊子,老子要……弄死你!」

「噗通。」

已經失血過多的張醫生,剛想從椅子上站起,就倒在地上。

「呼呼呼……」

「不,我不要死!」

他喘着粗氣,臉上、地上、手上,都是他的鮮血。

一旁的小芹看着即將死去的張醫生,漸漸失神。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靠着殺死張醫生的信仰在支撐着,現在張醫生即將死去,她對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留戀的了。

她緩緩挪動身體,將掉在地上的手術刀拿起。

「我的身體已經太髒了,髒的…我自己看了都想吐,嗚嗚嗚——」

她流下淚水,正準備用手術刀抹向自己的脖子。

”咕嚕—咕嚕—」

躺在地上的張醫生嘴中發出詭異的低吼。

他身上的血肉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逐漸乾枯。

「咚!」

「咚!」

「咚!」

張醫生半跪着身子,用他的頭磕着地面。

慢慢地,他的力度越來越大,身上開始慢慢浮現之前在儀式上出現過的黑霧。

「咯咯~」

「力量…」

「血…」

陡然間,張醫生的身子以一種違背物理常識的姿勢迅速站起,撲向小芹。

「小芹……你是我的……」

「咔哧!」

張醫生張開腥臭的大口,露出獠牙,一口咬住小芹。

畫面又一次消失。

………

看着眼前又一次消失的畫面,伍佰沉默不語。

他張望四周。

大廳依舊還是那個大廳。

只是在這黑暗之中,藏着一個沒有絲毫感情、已經不是人的怪物——張醫生。

伍佰的神經再度緊張起來。

從剛剛的畫面來看,張醫生變成怪物後,力量與速度都有了大幅度提升,自己不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就是不知道張醫生還有沒有保存理智,如果還有理智的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