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家精神病院》[我有一家精神病院] - 第7章 王兵的復仇

「兵哥,女兒出事了!」

南陽縣一家小平層中,一名年過三十的女人臉色蒼白,抽噎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怎麼回事?女兒怎麼了?」

王兵臉色一臉焦急,他前腳剛剛踏入家門,後腳還沒進門就聽到自己的女人哭泣着對自己大喊。

「女兒出車禍了,剛剛派出所的打電話來,讓我們去縣人民醫院。」

「那還愣着幹嘛!」

等到兩人來到縣人民醫院後,見到的只是一具蓋着白布、已經褪去血色冰冷的屍體。

「嗚嗚!」

「我的女兒啊,她才上高中啊!」

「老天爺,我們到底造了什麼孽啊,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們!」

王兵抱着已經哭的不省人事的妻子,倒在地上。

「是誰?」

「是誰害死了我的女兒!」

「肇事者呢?」

…………

「滾!」

「告訴你們,我們絕不會同意和解!」

幾天之後,王兵憤怒的將前來談賠償的律師等人轟出門外。

「王兵先生,請你慎重考慮,你也知道他的身份不簡單,這件事一直鬧下去你是沒有好處的。」一名衣冠楚楚的律師整理了下身上的西裝,不緩不慢的說。

「呵呵,我就不信法律會制裁不了他!」

「告訴你,這種情況頂多進去關幾年,而這幾年要是改造的好的話,都能提前出來。」

「況且,你的母親還在住院吧,我這裡有三十萬,絕對夠手術費了,老老實實在和解書上簽字吧,鬧下去對你們沒有好處。」

律師一臉吃定你的表情。

「滾!」

「我就這麼一個女兒啊!」

「就這麼一個!」

「我告訴你,我不管他背後是誰,這件事我一定要告到底!」

………

大半年之後。

南陽縣法院門口,一名頭戴鴨舌帽、身着黑色運動裝的男子默默的出現在門口大馬路不起眼的地方。

今天是法院的判決日,出奇的是,原告人竟然缺席了。

這讓將事情壓了大半年的中年男子終於鬆了一口氣,這大半年的時間,那名叫王兵的男子油鹽不進,威逼、利誘,他什麼手段都試過了,對方就是不同意和解。

好在,在他的全力運作下,這件事一直被壓着。再加上對方竟然在判決日缺席,這對於他來說,無疑不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消息。

而他兒子被判的五年也很好辦,他當縣長的這些年,還是積累了不少人脈的。

他已經打點好了,只要進去,坐個一兩年,就能出來。

而且,這件事對他兒子來說也算得上是件好事,至少能夠讓他成長不少。

「出來了!」

王兵看着出來的幾人,還有被法警押着的那名青年,眼前一亮,但又很快隱藏下去。

這大半年來的東奔西走讓他日漸消瘦,臉色枯黃,跟半年前一比完全就像是換了個人。

他也漸漸的在這半年多的時間中了解到,事情最後確實會像之前的那個律師說的一樣,肇事的司機基本上得不到什麼懲罰,頂多坐幾年牢。

而他的女兒呢?

經過大半年的調查,他也漸漸了解到事情的真相遠沒有他想像的這麼簡單,這不僅僅只是一場簡單的車禍而已。

期間,他通過女兒之前最要好的同學了解到,肇事的司機正是南陽縣縣長的兒子楊毅。

他跟自己的女兒在同一所高中上學,見女兒長的漂亮,不止一次騷擾過她。

直到有一天,他對自己的女兒下藥。

之後過了一段時間,在得知自己的女兒準備回家告訴自己在學校所受的欺負並且將要報警時,女兒回家的路上,楊毅開着車,將她撞死。

而這一切,是他求着女兒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