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劍,可斬碧落黃泉》[我有一劍,可斬碧落黃泉] - 第1章 上門羞辱

臨水郡。

落雲宗。

「我這是穿越了?」

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

張奕毫無由來的穿越了,成了落雲宗大師兄。

落雲宗,乃是三流宗門,掌管着方圓數十里之內的土地。

在臨水郡內,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而張奕能成為落雲宗大師兄,完全宗門弟子不足,外加入門時間早罷了。

自從落雲老祖隕落後,落雲宗一代不如一代。

數十年的時間內,連一個元丹境強者都沒有誕生。

外有虎豹狼蟲虎視眈眈,內有宗內弟子青黃不接。

宗內弟子由最強盛的數千人,銳減到了現在的十人。

三流宗門之名,岌岌可危。

了解自身的處境後,張奕不僅沒有氣餒,卻反而神采奕奕。

「我就不信憑我張奕,不能在這個世界闖出一片天。」

他的性格一向如此,富有抗爭精神。

之前數次面對絕境,都抱有樂觀的精神。

不過不得不說,這具身體天賦真是一般。

入門十年,才是鍛體境中的第二層練骨層次。

在這個武道世界,一般將武道修為劃分為:鍛體境、開元境、元丹境、蛻凡境、混元境、問道境、合道境、超凡境、入聖境、至尊境。

其中鍛體境又劃有五個小階段,分別是;煉皮、練骨、練經、練臟、練血。

其餘的境界,只有前、中、後、圓滿四個小階段。

「入門十年,只修鍊到了練骨,沒想到我居然穿越在了一個廢物身上。」

張奕嘆了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

按照殘留的記憶得知,他是被他師父,也就是落雲宗現在的宗主撿來的。

雙親在一次天災中喪命,他那時才剛剛八歲。

他師父偶然路過,不忍見他一人孤苦伶仃。

便動了惻隱之心,將他收留進了落雲宗內。

可以說。

要不是沒有他師父收留,他早就屍橫荒野,成了野獸的口糧。

這也是落雲宗逐漸破敗,連宗內弟子都跑沒影了。

他也一直堅守的原因,因為這裡,相當於是他的家一樣。

「大師兄,大師兄,大刀門打上門來了。」

張奕還在陷入回憶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道焦急的聲音。

來人是他的師弟,十位弟子中排名老二。

姓李名凡,農家人出身,天賦一般。

修為不過剛剛煉皮境,不過為人憨厚,性格老實。

「什麼?」

張奕有些意外,按照這具身體的記憶。

大刀門原本是落雲宗管轄下的一個幫派,因為落雲宗日漸凋零,以大刀門為首的勢力,愈發蠢蠢欲動。

大刀門做夢都把落雲宗一舉推翻,成為臨水郡的主宰者。

每年臨水郡上供給落雲宗的修鍊資源,都被大刀門為首的勢力全部吞下。

要不是有天宮規則約束,大刀門早動手了。

「走,跟我去看看。」

他的師父落雲宗主因為有事外出,作為落雲宗大師兄,張奕不可能坐視不管。

跟隨着李凡一路向落雲宗山門外走去,一路上空空蕩蕩。

被踩得光滑的石板縫隙內,生出一簇簇的綠色雜草。

偌大的諸多建築,十室九空,毫無人氣。

冷清凋零的氣息,直直撲面而來。

二人一路馬不停蹄,趕到了落雲宗山門外。

一眼,就看到山門外,烏泱泱站着一大群人。

看他們的服飾,都是大刀門的弟子。

而落雲宗一方,卻只有兩個身着落雲宗服飾的弟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饒是如此。

落雲宗弟子卻沒有絲毫的畏懼,雙手死死握着長劍,眼神堅定的守住山門。

「怎麼回事?」

張奕快步走上前,問了一句。

「太好了,大師兄來了。」

「大師兄,你快評評理。」

見到張奕身影,落雲宗弟子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通通圍了上來。

這時。

大刀門的弟子中,走出一人,年紀大約十七八九,神情狂傲不羈。

「你就是張奕?他們的大師兄?」

「正是在下。」

張奕點頭稱是。

「好,既然你是他們的師兄,那你們落雲宗弟子,打傷我大刀門的人,你說怎麼賠償?」這人一臉玩味的說道。

「大師兄,事情是這樣的,八師兄原本下山採購生活物資,沒想到這大刀門的人竟然出言侮辱我落雲宗,八師兄氣不過,這才出手教訓了一頓侮辱我落雲宗之人。」旁邊一名弟子開口解釋道。

「哈哈…」這人一臉不屑,用手掏了掏耳朵,「你們一個落魄的三流宗門,就算是我大刀門羞辱在先,怎麼,你們落雲宗還想覆滅我大刀門不成?」

「你敢嗎?」

「是啊,你們敢嗎?」

此話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