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劍,可斬碧落黃泉》[我有一劍,可斬碧落黃泉] - 第2章 再給你一次機會

「系統?」

金手指到賬了!

張奕猛然一驚,他身為地球人,對系統怎麼可能陌生。

「給我綁定!」

沒有絲毫的猶豫,他直接選擇綁定,光腳不怕穿鞋的。

他現在一無所有,怕什麼?

【叮!最強師兄系統開始綁定中,10%…40%…60%…80%…99%…99%…100%。】

【叮!最強師兄系統綁定成功!】

【本系統服務規則,大師兄的威嚴,不容侵犯!】

【叮!由於宿主第一次綁定,獲得一次黃金抽獎機會,請問現在是否抽獎?】

「抽!」

張奕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對系統下達命令。

【叮!獲得黃金物品·破障丹。】

【破障丹,鍛體境極品丹藥,一經服下,可破除鍛體境其餘障礙。】

【請問宿主是否使用?】

「使用!」

頓時。

張奕感到一股精純的能量,在丹田不斷匯聚,困擾他十年的修為禁錮,被這股精純的能量全部衝破。

練骨

練經

練臟

練血

開元境。

短短一瞬間,張奕的武道修為,便提升了一個大境界。

從之前的煉骨境,成了一名開元境的武者。

丹田之中,一縷縷精純的元氣,騰騰而上,不斷滋養着他的身體。

「這…」

感受到體內那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感,張奕只覺得無比夢幻。

但是,這股力量,卻真真實實的存在。

「怎麼樣?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大師兄,你也不想你的師弟們都命喪九泉吧!」秦明一臉玩味的說道。

在他看來,落雲宗弟子心態已經接近崩潰。

而且自己這方人數佔優,優勢在我。

落雲劍法唾手可得。

【系統任務已派發,宿主斬殺所有大刀門弟子,獎勵青銅抽獎一次!】

系統的提示音適時響起。

不過就算沒有系統獎勵,張奕也不打算放過他們任何一個人。

此時。

張奕目光漸漸銳利起來:「你個叛徒,叛宗之事還未追究,此次居然還敢出現,妄想謀奪落雲劍法。」

「也好,今日新仇舊恨一起了結,就由我這個做大師兄的,好好教教你如何做人。」

秦明先是一愣,隨後突然大笑起來,笑得無比張狂肆無忌憚。

「哈哈,就你,一個煉骨十年的廢物嗎?」

「對,秦師兄說的沒錯,我要是煉骨十年,早就找塊豆腐自己撞死了。」

「是啊,他應該是腦袋壞了,才會這麼異想天開。」

大刀門弟子嬉笑不止,彷彿聽到了極為好笑的笑話一般。

「大師兄,你說句話呀!」

落雲宗弟子都快急死了,胸口都被堵着一口氣,十分的難受。

「有種,有種,既然你如此意氣風發,那請師兄教教我如何做人?」

語畢。

嘩!

秦明氣勢陡然一轉,如同一頭蠻牛沖了過來,所到之處,石板碎裂。

「這是我落雲宗的蠻牛拳!」

「這個叛徒,不僅叛離宗門,還使用我落雲宗的功法。」

「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落雲宗弟子群情激憤,恨不得上去生撕秦明。

秦明嘴角帶着一抹冷笑,沒錯,他故意的。

用你們的功法,將你們最敬愛的大師兄擊敗。

這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這叫殺人又誅心。

一直沉默不語的張奕,此時淡然開口:「既然你用拳,我也用拳,省的說我這個做師兄的欺負你。」

「狂妄,你以為你是誰,吃我一拳!」

秦明右手緊握,揮出勢大力沉的一拳。

臉上帶着獰笑,他彷彿已經看見張奕,被他一拳打穿胸膛的場景了。

「啪!」

然而下一刻,這勢大力沉的一拳,卻被一隻白皙的手掌擋住了。

張奕輕輕一推,便卸掉了這一拳的所有力量。

「不可能!」

秦明眼瞳一縮,滿臉的不可思議,他現在的武道修為,已達到了練臟。

而張奕,不過是練骨而已,怎麼可能擋下他一擊?

「這絕對不可能!」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多想,一道勢大力沉的耳光,就已經扇到了他的臉上。

「啪!!」

秦明只感覺天旋地轉,那一巴掌的力量太大,連臉都被扇變形了。

大腦一陣發矇,只感覺身體在不停旋轉。

「砰!」

秦明整個人重重的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