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劍,可斬碧落黃泉》[我有一劍,可斬碧落黃泉] - 第4章 你嚇到我兄弟了

「嗯…呵呵……」

「討厭…」

「小寶貝,來嘛…」

砰!

一聲巨響,差點沒把床上一絲不掛的青年嚇死。

他身下的女人則被嚇得花容失色,急忙抓起被子蓋好自己雪白的…

「少主…大事不好了!」

一道身影火急火燎的跑了進來。

砰!

隨後,又倒飛了出去。

「你媽難道沒教你,進門要先敲門嗎?你他媽嚇到我兄弟了!」

青年怒氣衝天,被人打擾了自己的好事,此時恨不得將此人千刀萬剮。

「咳…少主…出大事了。」

「大事?什麼事比我現在的大?」

「啊?」

報信的弟子,此時才看清,在少主的床上,還有一個穿着「清涼」的尤物。

「你要是說不通,我把你頭擰下來!」

青年披了一件衣服,惡狠狠的說道。

「死了,去落雲宗的弟子都死了。」

報信的弟子戀戀不捨收回目光,語氣驚恐的說道。

他上山時突然肚子一陣絞痛,在路上找了個灌木叢。

等他拉好後,趕到落雲宗山門前時,所有人都變成了一具屍體。

當即他被嚇的屁滾尿流,一路跌跌撞撞滾下台階。

「你是說,去落雲宗的弟子都死了?」青年問道。

「是…秦師兄,吳師兄都死了。」

「嗯…」青年沉吟片刻,「姓秦的死就死了,反正也是一個反骨仔,不過吳師弟一死,那就好玩了。」

在大刀門內,要問誰最護短,吳長老當仁不讓。

現在他最愛的孫子死了,嘖嘖…又有好戲看了。

「對了,吳長老知道此事了嗎?」

青年又問道。

「應該知曉了。」

「好了,你下去吧!」

「是,少主。」

見來人離去,青年臉上又帶上淫笑。

「小寶貝,我來了!」

「啊…討厭…」

不過饒是女人使出自己十八般武藝,青年根本就沒有了反應。

女人妖艷的臉上,閃過一抹嫌棄的神色。

「啊…為什麼我剛才不弄死你!」

房間里,傳來青年不甘的怒喝。

……

「小畜生,殺了我的孫兒,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另一邊,大刀門內,一處裝修豪華的房間內此時一片狼藉。

一個年紀約為半百的老者,雙目通紅,面色兇惡,一看就是心狠手辣之輩。

他正是吳姓弟子的爺爺,大刀門的長老之一,修為已經達到開元境中期。

對於這個孫子,他一向疼愛有加,捧在手裡怕飛了,含在嘴裏怕化了。

如今聽聞他的孫子身死,又怎麼能不怒。

「落雲宗,我要你們付出代價。」

吳用嗖的一聲,消失在房間里。

「咦,那好像是吳長老吧!這麼晚了他要幹嘛去?」

大刀門巡邏的弟子,一眼就看到吳用身背着一柄大刀,氣沖沖的離開駐地。

「你沒聽說嗎?今天吳長老的孫子好像在落雲宗內被人打死了,估計是要去報仇吧!」

另一名大刀門的弟子說道。

「哦,原來如此,那落雲宗慘了。」

一想到吳長老兇惡的模樣,這名弟子不由一陣膽寒。

「門主,不阻止吳長老嗎?」

一個書生打扮的人,輕搖手中的摺扇,對着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說道。

「不用,落雲宗百蟲之死而不僵,就讓吳長老去試探看看,落雲宗是否有什麼後手。」魁梧壯漢一臉運籌帷幄之中的神態。

「還是門主高明,這一招投石問路,在下佩服。」書生打扮的人不着聲色的拍了一記馬屁。

「跟你比,我還是自愧不如!這還不是拜你絕命書生所賜。」

二人對視一眼,不由齊齊哈哈一笑。

入夜。

落雲宗內漆黑一片,只有少數的房間門還有點點燭火。

就算落雲宗輝煌不再,剩餘的弟子,照樣還是巡視宗門上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