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 - 第2章 女帝

女人。

穿龍袍。

皇帝?

連續幾個念頭閃過,雲中鶴被雷得外焦里嫩,瞠目結舌。

不過他很快便搖了搖頭。

這可能是皇帝的妹妹之類,穿龍袍鬧着玩的。

畢竟自己久居冷宮,並沒有親眼見過皇帝。

但還不待雲中鶴多說,裏面的女人便猛然扭頭,冷喝道:

「誰?」

嗖——

劍光破空而來,擊碎珠簾,擦着孔宣的眼帘便飛了過去,砰一聲釘進殿柱里。

「陛下饒命,奴才是來送葯膳的。」

雲中鶴裝出驚慌的模樣,實則剛剛也是汗毛都炸了。

如果不是自己成了練氣士,反應夠快,側身讓了一下,腦袋當場就得搬家。

玉珠散落一地,叮叮噹噹很動聽,也讓雙方徹底看清了對方的模樣。

「你……」

裏面的女人露出惱怒神色,以至於忘了遮掩自己。

雲中鶴連忙弓腰,收腹,掩飾自己的窘態。

今天才簽到出完璧之身,血氣方剛,見到嬌柔之軀,不由控制,這真怪不得自己。

女人面色通紅,披上龍袍,惱羞成怒道:

「你放肆!」

隔空一掌拍來,掌風氣流颳得殿里狂風大作,也遮住了雲中鶴的視線。

但他依然能感覺到,掌風后面掩藏着殺機,就像藏在黑暗中的猛獸,即將吞噬自己。

雲中鶴下意識的躲閃,可一雙猶如鐵鉗的白嫩玉手,卻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陛……陛下饒命啊!」

雲中鶴呼吸困難,無辜透了。

你要是喝了毒藥,或者我衣衫凌亂栽贓了你,那你再動手也不遲。

這都沒怎麼樣,你就下殺手,還有沒有天理?

「饒命?」

女人冷笑一聲道:

「你一個假太監,朕都沒見過你,竟敢混入宮中,探查朕的虛實,說,是誰派你來的?」

真是皇帝?

雲中鶴呼吸一窒,有點難以置信。

歷史上,女帝登基的也不是沒有。

但這個女人,明顯是女扮男裝當皇帝,欺瞞天下人,這可就邪門了。

只怕,老太監讓自己衣衫襤褸,故意抱住皇帝製造醜聞,並不是為了搞臭他的名聲。

而是為了揭穿皇帝的女人身份,這樣自然可以另立新帝。

境界高深者,見微知著,一看便知道是男是女。

但這種事情,從海富貴嘴裏說出來,直接揭穿皇帝,把他自己推上前台,和從別人嘴裏說出來,完全是兩碼事。

所以他才變着法子,安排這麼一出。

眼下,想活命,雲中鶴也只能老實交代。

「我真是宮裡的太監……是海公公讓我來的……他讓我給你送葯膳,我懷疑裏面下了毒……如果你不喝,他便讓我脫衣抱住你,之後大喊一聲……他們好衝進來抓姦。」

「什麼?」

月如玉柳眉倒豎,氣得胸前呼吸起伏,強忍怒意問:

「海富貴不知道你是假太監?」

「肯定不知道,我在冷宮裡呆了十年,今天才出來,海公公便逼我給陛下你送葯膳。」

雲中鶴苦笑着說道:

「不過葯膳的毒,我已經解了,陛下你可以放心喝。」

「海富貴下的毒,你能解?」

月如玉眉頭一挑,明顯不相信。

武聖級別,已經是天人一般的存在,非凡人可以想像。

不過抓雲中鶴的玉指,倒是鬆了不少。

雲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