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我,雲中鶴,開局撞見皇帝女兒身] - 第6章 在下雲中鶴

「你……」

劉馨變了臉色。

不過,這種事情太玄乎,說出去也沒人信。

過了今天,那便是無可考證之事。

不算什麼把柄。

雲中鶴譏笑一聲說:

「我今天下午才學的號脈,剛剛抓你手腕的時候,我已經暗中看過,勸你還是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吧,皇帝早就猜到你有身孕了,她不會允許你奪取大月氏的江山。」

「你想怎麼樣?」

劉貴妃臉色發白。

這事若是傳出去,不只她要身敗名裂,被打入冷宮。

她爹父親北伯侯也得被天下人唾罵,削掉爵位。

別看皇帝在宮裡很弱勢,但她還有上朝的權利,還有一大堆不知情的文臣武將忠於她。

只要在朝堂上隨口提一句,劉貴妃不貞,北伯侯欺君罔上,驗證了事實,立時便會有大軍去討伐。

大月皇朝雖然衰落了,但旗幟還沒有倒下去,不是誰都可以欺辱的。

雲中鶴把她的反應看在眼裡,笑道:

「我不想怎麼樣,你繼續當你的貴妃,我繼續當我的假太監,我們倆可以聯盟,在這深宮裡互幫互助。」

沉默了半晌,劉馨緩緩收起匕首。

今天肯定是殺不了這個傢伙的,只能過後再想辦法,但前提是知道對方的長相和姓名。

裝出一副認命的模樣,劉貴妃我見猶憐地問:

「你叫什麼名字?」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雲中鶴!」

「能不能把你的面具摘了,好歹知道你的樣子,我以後才能幫你。」

「只怕你是想記住我的模樣,以後好殺我滅口吧?」

雲中鶴嘿嘿笑了一聲,不過還是摘掉了面具。

一張俊美無匹的面容露了出來,直讓劉馨怔了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我和你那位師兄比,誰帥?」

「……」

「說!」

「你……」

第二日一早,頂着熊貓眼的凈事房小太監,提筆寫下一句評語。

「帝威無量,妃難承受。」

同樣煎熬了整夜的月如玉,瞄了一眼評語,整張臉都抽搐起來。

推門而入,看着床上卿卿我我的兩人,女帝恨得咬牙切齒,真想把雲中鶴千刀萬剮。

劉馨當然也從雲中鶴嘴裏知道了,這個眼神不善的小太監,便是真的皇帝。

「愛妃,你先歇息吧,朕得去上朝了。」

雲中鶴吩咐一聲,給月如玉一個眼神,兩人一同走進衣物間。

接着,一聲悶哼傳出,伴着倒吸涼氣的聲音,皇帝冷着臉走了出來,雲中鶴則捂着腰眼,疼得齜牙咧嘴。

「陛下息怒。」

劉馨第一時間跪下請罪。

面對真皇帝,她心裏還是很怵的,尤其做賊心虛。

「愛妃好生休養,朕過幾日再來看你。」

月如玉深深地看了劉馨一眼,又回頭對雲中鶴冷哼一聲,在眾人的顫慄之中,帶着他離開了。

本來雲某人還想留下來,去西廂房簽個到,這下卻是張不開嘴了,只能以後再說。

走在路上,月如玉冷眼相對。

「你昨晚動靜很大嘛?」

「都是託了陛下的洪福……如果昨晚不出力,怎麼能展現出陛下的雄風?就算死在床上,奴才也得奮戰到天亮啊!」

「你放肆!」

月如玉氣得柳眉倒豎,壓着聲音訓斥道:

「你明知道朕在外面站着,不說快點完事,還故意拖延

猜你喜歡